■莎緹之音介紹

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Author: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原創動漫社團
成員包括畫手與寫手
作品以原創為主、同人為輔

此處一切圖文均嚴禁轉載及作爲任何商業用途

LOGO~


★诞生日: 2008.08.07
★莎緹之音邮箱:satiesound@sina.com
(备用: satiesound@163.com )

kugu
KuguKiugu(番組長) 畫手
經常性抽風,疑有精神問題人士,御姐控,來自多古拉星,受多古拉王子之命前來視察的使者

Samsara!
Samsara(副番長) 畫手
槑——雙子雙性星sang,擅慢八拍&急性子,RPG達人,狂熱非人類動植物及一切可愛8思議,漫無邊際型旅&宅矛盾體 ^-^メ —_—

秦少
秦空非扬 寫手
RP星籍低调星永久居民。非腐界人士,非低龄控(正太、LOLI无视);是华丽控,是废材;没形象,没神经;有原则,有语言暴力(非粗口)

小佐
小佐 畫手
逆行星人,彆扭小受與嬌蠻LOLI命,最近致力于同人界(我不是危害人類的腐女)

一一
GAHARU 畫手
囧好人,遊戲控,跳躍性思維,時常抽風,激萌宅人

白虎小
天殇遥 寫手
一只正直CJ的虎,绝对不腐!写文风格一段时间一种的一只虎,对喜欢的亲们喜欢口水垂涎加一扑一啃的虎!喜欢美少年和美女~

雪走的头像小
圣都鸰 寫手
对猫咪和毛茸茸的生物有特殊热爱,擅长和熟悉的人调侃,写一些自己也没想好的东西

猴子
Balthasar 畫手
此乃茫茫宇宙中塵埃一枚,鳳梨罐頭命,廢柴,可以無視

囡 囡
心子囡 寫手
心子囡,懶人一枚,習慣性打諢,沒有實際愛好,耽美王道,願望:世界大同


黑羽
黑羽 寫手
活在自己建造的城堡里的蜗牛!

小魔3
缓板而歌 寫手
愛生活愛GV,十年耽美,生人勿近!

甜品
c-tp 畫手
可燃性垃圾,DAME超人,禁烟,打擊犯罪為己任,瀕死瀕死星最後一口子,現移民

小奕
弈颢 畫手
自認為乃正常人士一枚...對美麗的少年喜愛...= =+...對“夜路走多會撞見鬼”的話深信不疑...行為習慣良好..OTZ...討厭軟體動物恨不得全部軟趴趴的動物從地球上滅絕...比較矛盾的個體...

小涂
Kiyoshi 畫手
異次元……神經質……慢半拍……華麗控……遊離……

橘子宝儿
橘子寶兒 畫手
廢柴一隻,座右銘:現在的天下是腐女的天下啊!業餘之時控點御姐正太

死死
死死 畫手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的華麗哥特古風控的廢柴某隻~不是腹黑人畜無害~

Jaheii 的头像
JAHEII 寫手
腹黑的放浪VR吉他手,coser,推理小說愛好者,時間錯位症患者~

■最新水昆記事
■水昆池塘

本池塘轉為蓄水用~

■最新水昆語錄
■水昆引用

■水昆月倉庫
■水昆番組
■水昆點名署

■水昆番組摸魚處

■水昆狐當結盟
☆前作篇☆ 《眷侣》 天殇遥作品



¸¸.••´`•.¸¸..•´`•.¸¸..•´严禁转载`•.¸¸.••´`•.¸¸.••´`•.¸¸..•´•



眷侣
(将暮)
征人残谣风云变,白骨枕藉荒狼烟。
将军倾生知一剑,君莫等闲叹少年。
谁隔天涯书青简,但经春秋又人间。
黄昏朔漠冢绵绵,万鬼枯荣换长天。

破晓戈终。
风,掠过疯长的荆棘蔓延冷却的血河,在吹散的黄沙间低低呜咽。漠原上,尸横遍野,残帜支离。那些年轻的身姿,以异常惨烈的相搏终态,呈现生命最残酷的戛然而止。半空之上,秃鹫徘徊。乌压压的翅膀迎着瀚海长风,裂了千顷云霭。
坟墓一般的安静,盘踞其上。
死城。

征袍谁人红染,寒戎谁泪斑澜。黄土下,儿郎慷慨国难。马革锦裘,尽葬无名碑后。

(春发)

暖色夕阳,染了半壁流云。
一庭风絮,默了满腹相思。
白衣女子,半倚轩窗,懒懒画眉。
昔日红妆,犹记画眉长。鸳鸯锦帐,风惊缎裘凉。
梦似非梦啊……谁人来去如初,叫人不愿醒来……
一笔,一笔,一笔……
远山成黛。
而今菱花铜镜里,哪双人相依?

四月初一,去年今日,君别时,清涧桃花一树辞。十里人渺露已湿,君可知,笑颜迟。
四月初一,今年今日,陌上繁花开,翦翦轻寒烟柳外。何必缓归寄思怀,双燕入梦来。

《天耀•帝国九璧传》天历仁德三十七年,夷燕昭兴兵犯玉门。三日内,破玉门、珲州、永安,占幽云十四郡。屠城戳民,白骨露野,铁骑踏处无生灵。龙颜震廷,平澜侯轩辕景领命御前,军令生死一状,长亭台点将六万,辞帝戍边。

此时暮云四合,大军铿然离都。她负手立于城楼之上,望着夕阳将那些背过身的影子斜斜拉长,挥毫笔笔血色迷茫。
痛我河山悼民殇,披我戎装赴沙场。
谁的声音,张扬地自身后传来。
微昂着颈,眨掉湿意。她回首,眼神清明。
睿王殿下。
她举止优雅,完美的侯门女眷。
半眯着眸,残晖在他狭长的眼中氤氲成烟,藏了他所有的心思。
殿下也好塞上狂曲,志展战场么?她浅笑,暗退半身。
渺渺功难见,区区命已轻。他笑叹摇头,修长的指轻扣栏杆,一下一下,清晰如胸口的跃动。
本王鸿图,另有疆域!
长河落日,在他眸底璀璨成逶迤。
四月,芳菲已尽。


(夏实)
殿庭错落,梁檐飞宇将蔚空铺陈得破碎支离。她扬袖抬手,遮了太过耀眼的阳光。
偏院里很安静。
晴风蹁跹起舞,摇曳一季的风华。卧桥下的流水潺潺,倒影繁翠深沉。青青陌上,有垂柳袅袅。
夫人,久违了。
熟悉到该死的声音,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终是将这份安宁打破。
娉婷拂柳相拜,低敛的瞳下是无尽的懊恼。
睿王殿下,真巧。
这世上没有巧合的事。来人眼神明亮,却深邃得好像没有什么可以驻入其中。为了躲避本王,夫人着实煞费苦心。一年前逢于城楼至今,本王都无缘得见。今幸闻夫人入宫请安坤宁,特来拜会。
睿王言重了。她淡淡撇清,不温不凉的味道。
玉色的扳指,在他把玩的长指间显露着漠凉的光泽,将心思缠绕得波澜不惊。
是吗?那么夫人,一年之前本王的提议,是不是可以得到答复了?
我以为,当初已经很明确的回复睿王殿下了。她抬眸扬眉,笑颜明媚。妾身小小女子,终日无事,只盼闲暇鸟啼为曲,白云作图。不成大志,实在不敢劳烦王爷记挂。
洛相长女,竟自谦至此。他轻勾薄唇,微笑得不可捉摸。
宽大的袖下,是长得茁壮的青藤。摘了一叶,植物的清香反复萦绕。紫藤花啊,还没有到绽放的季节。
黑眸里,滟潋清亮的湖水。
等到盛开的那一天,一定会很美吧……那片淡紫色的芬芳……
夫人,除了肯定的答复,本王不接受其它。我们……一起期待着那天的来临吧!
走远了。
她深吸一口气,松懈引以为傲的平波无澜。没有其他人了,看得再远,也只是脚下延伸而去的,淡影斜疏。
她还是无法喜欢,猜测别人的心思。
可是,没有人挡在她的身前。在终于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只能孤身应战!

告别的时候,我终于没有在你面前落泪。我要你记得我,笑容如花朵静静在你心底盛放。
一如相遇初始,就注定我们不会就此相陌。


初见,莺歌几出的江南。
扶琴看水吟流岚,烈马狂歌画江山。
瑶筝几弦,声声离龙渊。
闻琴舞剑的男子,肝胆煮酒天涯,豪气剑试天下。
好琴!
好剑!
同声赞,相视笑。

再见,王旗破风的围场。
他,白马银枪,伫于烈烈旗下。
即使恭迎帝驾,他以武将跪姿单膝示敬,仍不舍曲半分脊骨,挺锐如三尺青锋。
黄泉葬热血,青天荐轩辕。
久仰了,轩辕景,天耀第一将!
似察觉到打量的视线,他回望,看见了她。
懒懒直视,她毫无闪避之意。半晌,才忍不住皱皱鼻子。
盯这么久,有什么好看的!
低笑一声,他收回视线,策前伴驾。

人生三见,应约放舟清江。
少年得意的王侯,未想花下却知丈夫铭。
十曲黄河东流去,万里苍穹雁分旅。
他击箸低唱。微笑的双眼,潋滟琥珀色的光泽,流光溢彩。
自此,覆水难收。
风过知波暖,一篙青荷映日醺。
“清商。”他低醇的声音在她耳畔叹息,“嫁我可好?”
她红了脸,在他不肯放手的怀中,安静。
“可好?”环住她的双臂紧了紧。
终是在他的低哄中软了心肠,抬首。
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柔煦如破云的春阳。
唇角微漪,她扬眉。
那一笑,那一眼,忘返流连。

《天耀•帝国九璧传》天历仁德三十五年,平澜侯上书,请婚于左相洛原长女清商。上允,亲择良辰,主婚配。

夏末,她在院中桂花树下,藏了一坛新酿。遂披了嫁衣,入轩辕门。
红烛下,桃花人面。
她的新酿,荡漾在合欢杯里,萦绕红颜女儿香。
眉点朱砂,唇点胭脂。那痕痕旖旎,他一一吻过。

三见一生,相思未冷。


(秋华)
一叶知秋,不掩嫣然。
面前一盘残棋。
执盏微抿,浅笑思忖。
修长的指扣一黑子,进退之间。
破不了啊……
撅了嘴,拨乱了棋盘,战局散地。
“不算不算!再来再……”
突然怔了。
酒盏,慢慢放回案上,起身。
忘记了,君还未归……
往昔你我,棋间高下,嗔笑可复新。
今边塞守土,进退覆水,落子无悔。
敌我不让,生死局!

《天耀•帝国九璧传》天历仁德三十八年,平澜侯领兵拒燕昭于珲州外。两军相峙玉门,至秋。

那双黑曜石般的眼,安静的看着她没有声音。
日光跌进他的目光里,沉下去,便再也收不回。
这是记忆中的眼。
一如相逢之初,他若如其事地说着那些话,尽量收敛锐气,安静的看你,安静的擦肩,安静的走过……
却是充满侵略性的安静!
我天耀六万男儿,将后背托付给了我们。他的视线定格于远征大军,瞳眸专注深邃,语气却极尽轻描淡写。
我想创造一个,不辜负他们信任的朝堂。至少,不能让暗箭从帝国的心脏射向他们。你,要一起来么?
你,要一起来么?
她扬起袭自父亲的骄傲下颔,直直撞入他的眼。
睿王殿下,你要如何让我相信,天耀盛世不会成为你野心的牺牲品。
暮色,渐起。
他起身,立于廊阶之前。
暗香,在暮色中浮动。没有白日里夺目的娇艳,一树的蔷薇,在最安静的时候,蔓延着含蓄的诱惑。
眸,半敛。唇边,轻笑微痕。
尊贵的夫人,那最高处,没有我想守护的东西。我,要来做什么!
微蹙了眉,她正欲张口,突然暼见一点莹光,张扬在他腰间。
九龙珠玉!
傍晚的风,自长廊那一边回旋而过。檐下风铃静静击响。
廊下斜倚横栏的人,隔着一树花,静静地看着,不动声色。
眸光放柔,乌色湛亮。
原来如此。
她端起素白至无垢的瓷杯微抿,清茶尚温。
那么以后,还请睿王殿下赐教了。

你是我,可以一直相信的存在。
所以,我会安静等你回来。即使时间腐蚀了棱角,即使天地慢慢荒老。
那么,重逢之前,背后虎视眈眈、伺机而动的恶鬼,就交给我吧。


奈何秋风又一年,合欢谢,尘寰更迭换人间。谁家玉箫落残月,影清浅,只羡鸳鸯不羡仙。
长夜未央,拾步榻上。只望,君入梦来。

未及梦醒时,又见君,浅酌对执,笑我眉长相思人已痴。
南柯过寒夜,霜成叶,恍惚初解,当时环佩如水襟如月。


(冬茫)
白梅斜窗前。
折一枝,簮花髻侧。
北地朔漠,绕旗长风,该是如刃锋锐。
妾知君北寒。
中庭静默,看雪落一场,入眼茫茫。
墙外,有青骢疾蹄,碎了雪霁初宁。
嗯……待他班师回朝,定要缠他琴箫合鸣。她眯着眼,愉快地想。虽知他不惯箫笛,持剑的指总握不准音孔,可是临行前,他亲自许诺过的。那么,她便不许他反悔了。
记得哦,你欠我,一段东风破。
捂着唇,她偷偷的笑,醉颜红酡。
门,砰然大开,侯府随侍跌撞而入。
不知名的冬雀惊飞,振落一枝积雪。
散落的形状,一杯胡笳清泪。


《天耀•帝国九璧传》天历仁德三十八年冬,天耀燕昭峙于玉门。是夜,细作潜于珲州,通守城副将秦成。秦叛,开城门,燕兵入。平澜侯救不及,困于玉门珲州荒漠间。半月,粮草不及,兵将饥寒。燕昭两侧夹攻,克之,生擒平澜侯。
《天耀•英烈传》天历仁德三十八年冬,平澜侯被押燕都。燕王惜其材,望招之。遂许以良田沃土,金银无数,平澜侯笑曰:“不及吾土。”又许以胡女美姬,平澜仍拒:“不若吾妻。”燕王以燕地所有许其愿,平澜大笑:“燕昭之地,唯残暴阴毒,我天耀望尘。轩辕不才,对此等殊荣,安敢相迎。天耀子民,有死无降!”
燕王大怒,斩其首,挫其躯。令使臣携其颅,示威天耀朝堂。

烛火明明灭灭,勾绘他模糊的侧影。
那么平稳的声音,在她听来,竟是断断续续的呢……
玉晖之难,相峙半月。近城伽蓝、丹阳、赤烈等观而未援……
右相党羽广泽。内延以女媚上视听,外堂门生把持要部……
……与燕昭狼狈,妄以摄政……
是以必不容重塞大捷……
……我们,还是晚了……
………

商儿……
耳畔,似乎徘徊着他叹息的声音,久久不散。
一声一声,呢喃在她的心上。
商儿,是她的名,是父亲自傲的女儿,是他最爱的妻。而今,这个名字,要让她沉睡了。
轩辕洛氏,代表平澜侯遗孀,代表左相洛原爱女。
代表平澜侯!代表洛原!
睿王府外,敛了温婉的女子,凝水为冰,一袭白衣胜雪。
要离开了……
虽然会不舍,但是,这条路,要一步一步的走过。有那么多的生命风景,盛放或者凋零,成为曾经……
所以,不能回头!
可是,不用担心。无论如何,最后的最后,我……会再次回到你身旁……

战不休,英雄一抹千涛后。数风流,非皇非帝但君侯。
仁德三十八年的冬,冷入心魄。


(子夜)
夜深沉,月上弦。
细细一眉,清瘦疏淡。
满天流霜下,风暗潜,廊檐下的风铃微吟。
她摊开手掌,指尖沿着纹路轻触。这……就代表命运吗?
有细小的手,落在她掌心,软软的,有着纤弱的骨格。
茫然抬头,是陌生的怯怯笑脸。
他,就交给你了。
孩子身后,他低沉的声音浸在风里,漫不经心的洒扬。
曾经名场盛都的第一奇女子,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孩子的手,握住了她的拇指,轻轻的,却不易挣开。云锦缝制的袖口上,绣着皇族龙纹,金灿耀眼。
她瞳孔轻颤,慢慢直起了身子,望向他那被阴影浓重着墨的脸,等待他接下来的话语。
雏凤清于老凤声。他慢慢步出回廊,从廊檐的暗处重回夜月的辉耀下。他的唇角,那样明晰的弯成上扬的弧度。果实已经腐烂了,就让我们期待着,帝国的朝阳吧。
他看着孩子,低首礼拜。
七殿下,从今天开始,轩辕夫人,就是您的西席。
垂于身侧的手,慢慢紧握成拳,指节泛白。
宿命么……唇下,浮刻了青暗的咬痕。往事合眼,如果不能更改,那么即使是痛也定要坚持……为了他曾经的希望。
请你……请你睁开眼,好好看着,你用生命守护的天耀。
我要让它,妖娆滋华,焕放最旖旎美好的模样!

时间是一件太过犀利的锐器,轻轻一触,满手鲜血淋漓。
从来闲散渡日的睿王,一夕之间,让天耀上下见识了,何为铁腕。
帝国,从最核心处伤筋动骨。最疼,却最彻底。
睿王麾下,有最快的刀,最醇的酒,最珍贵的珠宝,最致命的毒药。
有轩辕旧部的拱卫,有洛相门庭的鼎力。
帝国最强大的轩辕部,帝国最古老的洛族。
回首间,云起风扬。
她闭门不出,将沿承自洛氏一族的文册武卷,悉心授予那个孩子。偶尔,会有当斩或者流放的旧臣遗眷在上路时途经府外,凄声厉音。
卫天翼!轩辕清商!我会在十八层地狱等你们!!
地狱吗?
微笑的双眼勾起妩媚的眼线。
我,已经在那里了。

远处,落日一寸一寸被山峦埋葬。

(曙辉)
琉璃盏中,酒液剔透,潋滟着微笑的倒影。
喝下这酒,她的视线开始模糊,唇边那朵微笑,却越发明媚。
已经……开始了吗?
烛光中,不再年轻的她微笑着,看着东南方向染了绯色的夜空,祝融肆虐。
原来,一个人的眼是可以变冷的。案几对面,男子盯着她的脸,扬了眉。
睿王殿下不去中宫督战,不要紧么?她对他的话不以为意。
他失笑。你一手教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应付不了这种场面?
我不知道。
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让手中的酒无风起痕。她起身开门,冬夜寂静,没有雪。在苏醒的季节到来之前,整个天耀都是沉睡的。
我不知道。就算经过十年的时间,也只有轩辕清商了然,而洛清商……永远不会懂得。
你要走了。明明白白,没有半点疑问的语气。
我已经醉了十年了……她抚着案上的酒坛,披散的长发覆住了她的脸。再疼的蘁梦,也该醒了……
这个梦真长啊……酒的醇香,自倾斜的坛口溢出,在她的腕下蜿蜒满地湿漉。幸好,天……快亮了。
他执酒的手一顿,门口扑面而来的风,沿着他的经脉蔓延全身,那么凉的吻上他的心。
已经很多年了啊……几季绚烂,几季零落。
扇,轻轻地敲击着掌心,一下一下,好像思忖的步履。
这么久了,为什么那个人的音容宛然,不曾黯了半分?
……
……卫狐狸……你不高兴吗……
卫,不管怎样,这次出征,我一定要去!
我是君飞扬,我是皇上新点的天耀前锋!
卫……你知道君家代表什么吗?不对,不是六代忠良,是六代忠烈……
忠烈!
腰间的九龙珠玉,砺得他双眼发疼。
终是慢了一步……
然后,就是无法泅渡的遥远,生死契阔。
再然后,触手可及的人,变成遥不可及……
他以指支撑着半敛的眸角,叹息一般的微笑。
太遥远的梦了……遥远到,让人心生疼痛。

《天耀•帝国九璧传》天历仁德四十八年冬,帝崩。睿王联诸侯,诛朋斩党,尽清君侧。遂拥皇七子执鼎太和,号尚图。新帝初登大宝,封赏臣工,与民修息,大赦天下。唯睿王请辞龙恩,上表陈情,但迎君氏长生位,请赐妃号。帝久劝无效,莫能奈何,终允。


晨曦未明,城外官道上,有马铃叮当。孤车慢驶,雪上清浅辙印,背对着盛都,渐行渐远。
车内的女子,怀抱细致青瓷,微笑。
瓷内,轻踏白骨碾成灰,她的夫君。
给你。滑润的触感,滚入手掌。睿王殿下,第一次在自己面前,不刻意呈现莫测的心绪,迫不及待地转过身。
你……怎么会有……抚着瓷面上的铭文,手微颤。那,是她铭心刻骨的名字。
偷天换日,可是本王最拿手的本领。声音轻扬,回过脸,又是似笑非笑。不用太感谢,本王只是觉得,与其作为英烈遗颅供入先帝御封的忠灵塔,他可能更希望回到你身边。
手,一点一点抚平华袍的加褶,有意无意掠过那从不离身的珠玉。
可能更希望……神仙眷侣,伴你一生。

展眼拂晓。
不久的将来,我们最爱的人用鲜血护卫的大地上,会再度有温暖的花朵开放。

生离前,未饮临行酒。死别后,莫贪忘川流。
今生最安处,东篱菊结庐。悠悠南山暮,眷侣伴江湖。
未想君去不归,战冢新鬼,结发成灰。
当年凤凰桥下,无流水,却相思。
今人已成故,碧落黄泉随君共。
待青丝成暮雪,白发三千,与君再逢奈何桥,盼君不曾嫌霜颜。

微暮轻寒。
初见江南,繁花处,你回眸笑看流云舒。自此,人间颜色无。




——天殇遥 •Satie's Sound(c)2008
天殇遥作品 | 00:47:22 | 引用(0) | 留言(1)
留言
虎虎~~你的文笔好的让人望尘莫及啊~~
华丽的虎虎~~多点发表吧~~加油~~~
v-64
2008-08-19 火 13:46:16 | URL | 圣莎拉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