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緹之音介紹

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Author: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原創動漫社團
成員包括畫手與寫手
作品以原創為主、同人為輔

此處一切圖文均嚴禁轉載及作爲任何商業用途

LOGO~


★诞生日: 2008.08.07
★莎緹之音邮箱:satiesound@sina.com
(备用: satiesound@163.com )

kugu
KuguKiugu(番組長) 畫手
經常性抽風,疑有精神問題人士,御姐控,來自多古拉星,受多古拉王子之命前來視察的使者

Samsara!
Samsara(副番長) 畫手
槑——雙子雙性星sang,擅慢八拍&急性子,RPG達人,狂熱非人類動植物及一切可愛8思議,漫無邊際型旅&宅矛盾體 ^-^メ —_—

秦少
秦空非扬 寫手
RP星籍低调星永久居民。非腐界人士,非低龄控(正太、LOLI无视);是华丽控,是废材;没形象,没神经;有原则,有语言暴力(非粗口)

小佐
小佐 畫手
逆行星人,彆扭小受與嬌蠻LOLI命,最近致力于同人界(我不是危害人類的腐女)

一一
GAHARU 畫手
囧好人,遊戲控,跳躍性思維,時常抽風,激萌宅人

白虎小
天殇遥 寫手
一只正直CJ的虎,绝对不腐!写文风格一段时间一种的一只虎,对喜欢的亲们喜欢口水垂涎加一扑一啃的虎!喜欢美少年和美女~

雪走的头像小
圣都鸰 寫手
对猫咪和毛茸茸的生物有特殊热爱,擅长和熟悉的人调侃,写一些自己也没想好的东西

猴子
Balthasar 畫手
此乃茫茫宇宙中塵埃一枚,鳳梨罐頭命,廢柴,可以無視

囡 囡
心子囡 寫手
心子囡,懶人一枚,習慣性打諢,沒有實際愛好,耽美王道,願望:世界大同


黑羽
黑羽 寫手
活在自己建造的城堡里的蜗牛!

小魔3
缓板而歌 寫手
愛生活愛GV,十年耽美,生人勿近!

甜品
c-tp 畫手
可燃性垃圾,DAME超人,禁烟,打擊犯罪為己任,瀕死瀕死星最後一口子,現移民

小奕
弈颢 畫手
自認為乃正常人士一枚...對美麗的少年喜愛...= =+...對“夜路走多會撞見鬼”的話深信不疑...行為習慣良好..OTZ...討厭軟體動物恨不得全部軟趴趴的動物從地球上滅絕...比較矛盾的個體...

小涂
Kiyoshi 畫手
異次元……神經質……慢半拍……華麗控……遊離……

橘子宝儿
橘子寶兒 畫手
廢柴一隻,座右銘:現在的天下是腐女的天下啊!業餘之時控點御姐正太

死死
死死 畫手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的華麗哥特古風控的廢柴某隻~不是腹黑人畜無害~

Jaheii 的头像
JAHEII 寫手
腹黑的放浪VR吉他手,coser,推理小說愛好者,時間錯位症患者~

■最新水昆記事
■水昆池塘

本池塘轉為蓄水用~

■最新水昆語錄
■水昆引用

■水昆月倉庫
■水昆番組
■水昆點名署

■水昆番組摸魚處

■水昆狐當結盟
☆前作篇☆ 心子囡作品



¸¸.••´`•.¸¸..•´`•.¸¸..•´严禁转载`•.¸¸.••´`•.¸¸.••´`•.¸¸..•´•


春日的甜蜜物语

春天的时节是美丽的,樱花纷飞,有清俊的少年和女孩子们在树下轻声交谈。面前的小圆桌上摆放着从世界各地收罗来的点心,茶具,上好的咖啡散发出浓郁的芬香。这里是樱兰高校男公关部的所在地——第三音乐室。这里有各式各样的美少年可以供你挑选,他们定会以自己的方式带你渡过一段快乐的下午茶时光。

樱兰高校,一所全是有钱有权有势的孩子就读的学校,里面鲜少见到不同世界的人,他们的生活悠闲,而且雅致。有着自己专属的游戏,自具一格的谈吐,甚至连体检都是与众不同的!

优雅的王子们站在男公关部的门口迎接着一批又一批的女孩子。在所有人的赞叹中自得,无谓。温柔的春日同学笑得一如往常,坐在面前的女孩子在感叹,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生?!

答案是——当然不会!要知道,藤冈春日可是女孩子哦!

这个就是《樱兰高校男公关部》!一个混进了女孩子的男公关部。

藤冈春日,樱兰高校里少有的特优生,也就是平民,或者说是唯一的平民?只是这个是一个不会注意自己形象的少女,所以在须王环的无心下,当然了,还有镜夜的有心下,春日成了男公关部的一员。(一个花瓶是800万啊)

“我们樱兰男公关部就是为了女孩子们的幸福而存在的。”须王环誓誓旦旦的说着。热热闹闹的校园有了他们才得以继续精彩。可是……

快乐的下午茶时光,氤氲的茶雾模糊了他们唇边的微笑。隐没了阳光的眼,透过女孩子们快乐嬉戏的同时,可曾温暖的碰触过自己的希冀?

常常是看到须王环在耍着孩子气,嘀嘀咕咕的言语浸透着春日的女儿样的怀念,于是童话正剧里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在此有了别样的呈现。

樱兰高校里演绎的是一个爱情喜剧,却在其中充斥着大量的悲伤过往,王子原来不再是王子,国王的头衔下,温柔比照昔日。

须王环是王子么……是的吧,那么自恋,那么优雅,时不时的孩子气,偶尔冒出的内心温柔,一切都让女孩子们倾心,以为世界上的所有都是为了这个男子而生。

他是为爱而出生,却不是家族期望的出生,因而他不被祖母承认。快乐的笑颜背后是女孩子们所不能接近的世界。没有关系,男公关部就是为了给女孩子们带来快乐的地方,谈笑,远望,或者就是看着男公关们微笑。有时,快乐就是如此单纯。这样的话,母亲也会高兴的吧……那些曾经,那些往昔,还有那些旁人世家施加的压力,在帮助女孩子的时候,会随着内心的快乐而得到暂时的遗忘。

有能理解王子苦痛的人吗?有,父亲,公主,唯一的那个看似冷淡的公主。可是傻傻的王子一直以为对她的关注只是因为担心,喋喋不休的关怀隐藏着他所有的温暖。须王环一直看着她,微笑着,却说这种关怀是因为自己有做父亲的心理,于是……闹闹腾腾的假父女开始了各自的故事……

难得的暑假,小春日开始打工生涯,而公关部里却乱成一锅粥。环大呼小叫形象全无(恩,在公关部人的面前他一向是形象全无的吧……)只因为不知道春日的行踪。于是急匆匆的号召公关部集体出动搜寻,却忽略了其他人和春日也许有联系的可能。无厘头的夸张下,环的担忧却明明白白。这样的环是不是也是让人心动的?

小春日打工的那家旅社很小,却突然涌进了一群花样少年。环的心思其实大家都知道, 那么洋洋得意,那么可爱嚣张的举止毫不掩饰他自己都不得而知的心思。只是如此明显的示意,得到的却是春日的不解目光,不耐的眼神。 (貌似环做人很失败啊~)蹲在一旁画圈圈是环的必备功课。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加入的还有双子兄弟。当然,可怜的环是不会遇到战友这样的好事,他所面对的,自始至终都是对手。馨和光加入游戏让环的危机感大大加重,于是王子开始帮忙旅馆做事,希望可以得到小春日的好感。并不是太困难的活计,修修篱笆而已,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不会难倒这个从来都是只求开心不事生产的王子?笨拙的手法,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中途会遇上失败是显而易见的吧。还好,还好有一个镜夜,一句“钢琴”的提示让王子挽回了劣势。既然是王子,那么还是优雅的取胜吧!


别样的爱情是不是需要这样的温床呢?或者说,是连天都不知道?

看到藤冈春日,觉得最适合的词语应该是灰姑娘。于是形式再怎么变化,这肯定还是灰姑娘变成了公主,和王子之间发生的故事的传统童话?

错!灰姑娘变成了王子!可爱,温柔的小王子!只是这个小王子的个性独立,性情冷然,不爱轻易的表现出讨厌或者喜欢的情绪。温柔的“伪”王子喜欢在一旁观察着,看着,然后一脸无奈,在同伴面前伸出了手。原来,默默的关心在嘴硬的隐形之下。还记得那一辆马车吗?永远是看不清驾车人的面容,只是车上的人是全体男公关部的成员。坐的最靠近的就是环还有春日。王子在公主的面前总是那么一副讨好的笑颜。而公主却只是迷惑的看着,无可奈何。该对着这样的王子说笨蛋吗?那么说出这样台词的自己是不是也很笨?

造成这样的结果,家庭的原因是很主要的!话说藤冈爸爸真的是很漂亮啊(口水),只是个性……还好还好,这个家里有温柔的春日,有在冷漠的保护下有颗温柔的心的春日。

女孩的内心总是比较柔软,藤冈以自己的眼睛还有心团结着这个社团。爱情在这里是小小的暧昧,于是不关乎爱情吧,这里有最美丽的风景在春日的眼里绽放。

常陆院光,常陆院馨,他们是没有人可以分辨出来的双胞胎兄弟,他们的世界一直都是两个人,与他人的世界两相对看。两个人,光馨一直是两个人。玩在一起,闹在一起,恶作剧在一起,什么都是一起一起……旁人插不进去,两人蔑视着那些嘴上说是为了他们好,可是却连基本的分辨两人的能力都没有的旁者。这原本就是顶着温柔面具的伪善——那么这样的伪善世界,双生子也不屑于加入。

其实,还是很想被分辨出来,希望作为个体得到大家的肯定吧?但是,从出生开始就是那么完整的一个世界,这样的关系又不希望因此被破坏。于是矛盾的心理一点点滋生,却被两个人自己深埋于心。那么相亲相爱,爱到好像是一个童话故事,不只是因为兄弟爱是男公关部的卖点,还有的就是这是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单纯世界。光还有馨总是高高兴兴的要别人猜测谁是谁,然后笑着说你猜对了。无所谓呐,反正分不清两人的人对于他们兄弟来说只是玩具罢了。双生子,双生子,同样的外貌,相似的内心。不知道自己的马车可以遇到的是谁。分不清你我,甚至自己都在迷惑。他们的世界没有第三个人进驻。

熟悉了两兄弟的生活的春日看得出光馨的区别。于是,这一方小天地有了新的空间。这样的女生弥足珍贵,却代替不了兄弟之间的相守。明明馨才是弟弟,可是他的内心是不是因为比较小的缘故,所以更加敏感,更加注重双生子的牵绊?于是,馨每一次淡淡的话语开始成为旁白,一股莫名的忧伤也开始弥漫,不浓郁,但是让人心为之一颤。这也算一种默契吧……明明兄弟间一个人受伤,另一个也会疼在心里。真真切切的疼痛啊,为什么在旁人问起时还在一起做着鬼脸轻松笑着说,这就是作战策略?回到房间,关严严实实的关上,掩去了那个仍在不停的颤抖的身姿。馨依然是温柔的馨,那么好的约会机会装着不在乎的样子悄悄的送到了光的手中。他说,光只是个任性的孩子。是啊,这样的任性只能在馨如此温柔的宠溺中滋生。

喜欢上春日的是两个人,是两个个体,被推到前台和喜欢的女孩约会的只有光。馨明明什么都在承受,却一直都在微笑着,微笑的看着他希望守护的人。光是任性的孩子罢了,幸福的原因都应该是为了光而存在着。

因为一直只存活在两人世界的光终于注意到了第三者,他的眼睛终于开始闪烁获得珍宝的光芒。于是这个女孩子,自己再怎么想要,也会因为光的一脸无助而放弃。在两人相同的容貌下,馨却有着不同的思想和温柔。明明也是王子,却时时显露着国王的言魄。

还记得是因为什么,镜夜答应进男公关部的吗?因为只是三子,因为只能朝着哥哥们走过的路前进,因为……因为须王环的盛情。

本是一时的兴起,但是却在里面一直留了下来。作为负责人,作为每次活动的策划人,作为社团经费的规划人……看着须王环在那里因为自己的兴趣开心,看到每次因为自己的帮助让女孩子们开心的时候,镜夜的心里是不是不再如同表面的那层腹黑微笑那般莫测?不再是那个什么都在算计的凤家三子?

喜欢这个大家族,喜欢小小的作弄下公关部的各位。当然了,既然被称为“孩子她妈”,那么不时常戏弄下须王环,是不是也是对不起自己呢?喜欢原来只是这么单纯的事情,帮助别人的快乐也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体会。

父亲的严厉,自我的价值实现……现实中有那么多的层层冲突。可是,挡在自己身前的还有伙伴。只是希望可以超越罢了,真实的自己,明白的朋友,一切的一切,这样的心情,怎么用言语跟父亲说明?一个沉默就可以明了,自己在父亲面前的刚毅,原来只是硬硬装出的罢了。

公关部没有自己的话怎么办?或者更重要的是,没有了公关部,自己怎么办?最后,还好留下了。那么继续各自的生活,珍藏着小小的快乐。于是,凤家的精神在这里有了另一番面貌。温柔的内心有了腹黑的表象。

能够和大家一起继续微笑,镜夜眼镜后的反光是不是也会更加明亮?

总是觉得HONEY学长明明就是个孩子,奶声奶气,喜欢甜食,见到他的所有女生都会被激发出母性的一面吧。那么可爱的小正太君,只是曾经谁知道那张明媚的笑脸下苦苦隐藏真实自我的痛?会成为埴之冢家的当家人呢,没有一点气势怎么行。一脸的无奈,曾经让人心疼。只是在公关部里,他是众位公主宠溺的孩子,可以说着自己想说的话,不用考虑话中的得失。可以回复到最真实的心情,做个小小的无尾熊,天天趴在自己的尤加利树上,垂涎着各种美味的甜点……这样的生活是HONEY学长的最爱吧。那棵尤加利树常常是面无表情,细腻的温柔却一点一滴从他专注凝视HONEY的目光里流溢出来。

进入了男公关部,埴之冢光邦释放了最好的自我。

在公关部,每个人都得是从新生开始的。

新生,就是会有新的、美丽的故事发生。

从前的故事也只是放在了从前,男公关部里现在所拥有的,只是每个人的热血,每个人的甜言蜜语,每个人的快乐。

樱花树下的茶会什么时候都在继续,王子们也在围绕着公主们旋转。

而那个灰姑娘王子,静静的看着,慢慢的感动着。在月光降临的时候,她会坐上马车,向前飞驰……

驾驶马车的人在最后还会是王子或者国王吗?

探头看去,原来童话中迎接公主的马车,在一个回圈之后,坐在驾驶位置上的是公主自己。
(《樱兰高校男公关部》)




桔梗花开 毒药隐香
传说,桔梗花带来的永恒爱恋,让人可以微笑,只是爱恋的无望却恰恰如同该隐的希望,永远是空洞。
爱是什么?幸福又是什么?桔梗花在摇曳。
残酷是什么?冷漠是什么?背叛又是什么?嗅一丝毒药微香,轻笑。
一切落下了帷幕,最后一瓣玫瑰零落后,所有的只是回忆里的那细小的碎片。

该隐•C•哈利斯
哈利斯家的族长,那个身上继承了诅咒的血液的年轻的伯爵,身上消失不去的是父亲赐予的鞭打痕迹。身边的所剩的只有利夫一人在支撑着他的命运。
该隐,关于原罪的传说,父亲为他取的名字意味着的是罪,作为第一个杀死自己亲人的人,圣经上的那个神的孩子不再为神所钟爱了,于是命运在他那里更像是宿命。
该隐•C•哈利斯,神样的孩子,那些毒品是不是就是对父亲叛逆的标志?该隐心底的倦怠其实都是知道的,父亲太过爱自己的姐姐了吧,那个其实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女子,所以面对这个让自己亲爱的姐姐发疯的孩子,父亲心里最多的还是怨恨。其实还是希望父亲可以很爱他,希望自己是父亲所疼爱的儿子,所以对于鞭打,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样也说明父亲是爱我的……因为渴爱,所以一直是那么看似冷漠,眼底发出来的光芒却是在对着身边的人说,我希望你能爱我,金黄色的瞳孔中泛出的是悲哀。
怎么样才是爱人,怎么样才是被爱?没有记忆……有的只是父亲赐予的痕迹,还有就是那个为自己做事的男人的笑脸。这就是保护或者这就是爱么?不懂,所以还是空洞着眼眸。
父亲的爱成了背上悲伤的枷锁。解不开,除不去。利夫,还好,还有利夫在。从前我只是以为利夫这个男人只是该隐的稻草,牢牢抓住,不管是不是真的依赖。可是看到利夫恢复自己真实的人格后,对着该隐骄傲的说着,要他一个人下地狱去吧。不忍,心酸,心疼,怨,心里的负面滋味一起涌上。
利夫总是把该隐照顾得无微不至,总是温柔地对着他笑,对着他说话。该隐没有说出过什么,执拗的要利夫说出口的是一份陪在身边到永远的承诺!(插花:所以同人女才会是大叫的叫好啊~)利夫是支柱,是最如同空气而不可少的存在。心安理得的接受利夫的温柔,接受利夫每一次对自己的安慰,接受利夫会一直在身边的诺言。
一瞬间,信任的大厦“轰”然而塌。该隐眼中的空洞空空如也。身边最大的谎言,只能最无奈的接受。该隐的眼中流出了泪水。这是曾经被利夫止住的液体,现在流淌的肆无忌惮。空洞的眼神绝望了,原来一切的一切还是错误。
那么有活力的该隐还是诞生在利夫的背叛后。人是不是只有在有了目标的时候才可以做好事情?利夫,那句陪到地狱的诺言,该隐自己亲自去拿回。
还有充满了诅咒的哈利斯家族的血液,在该隐这里终于阻断。
死亡对于该隐来说,不是结束,只是解脱。

亚克力西斯
这个男人从开始就不让人喜爱。
爱上了自己的姐姐,背上了乱伦的罪。罪证的名字就是该隐。
为自己和深爱的姐姐,那个孩子身上的伤就是罪。为了姐姐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可以做的?一切的真实还是藏于自己的心中。吉贝尔也是他的孩子,似乎这个男人只会用鞭打,用伤痕来疼爱,来赞扬。扭曲的父爱,扭曲的人性。
不爱么,爱么……没有答案。
他最后留给该隐的,是罪恶的眼泪,温和的笑意。该隐……他从来没有忘记过,那终是自己的孩子啊。神说,杀害该隐的人,会得到7倍的报应。鞭挞即赎罪,遗弃的传说后,神真的舍弃该隐了吗?
不是不爱这个孩子,不然怎么会收养吉贝尔。只是这份父爱在心里压抑成扭曲,深爱的优雅女子因为生子而发疯,那份痛楚需要发泄,取舍之间,发泄的对象选择了另一个所爱的人。
该隐身上的痕迹不是悔恨的祭奠。爱上了姐姐这样的女子,亚克力西斯不后悔,最后的死亡带来的是姐姐的复活,心里的空洞填满了。深爱的女子已经到来了,那么留下的一点点温情是不是也就可以施给那个从来都是谁都以为自己不爱的孩子了?
高塔湮没了灵魂,罪恶不再。八音盒中响起挽歌,湮灭于塔下……
死亡的解脱,血液不再轮回,也许这就是亚克力西斯最好的结局。

吉贝尔
“医生”,总是有人这么唤着他。吉贝尔,他似乎天生就适合金边眼镜的等闲气质,知性,礼貌,一切所谓的精英词语用在他的身上似乎都不为过。外丽的表象下,完美的人特有的阴沉,固执偶然还会现出魔鬼的利牙。吉贝尔露出优雅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寒而栗。
手术刀是武器,也是陪伴自己的朋友。唯一听命的是自己的父亲。明明知道父亲宠爱的是该隐,那个名义上的弟弟。可是只要跟在父亲的身边就是世界皆我所有的喜悦。痕迹是父亲留下来的,那么这就是父爱的证明。一再自欺欺人的结果是累了,嘴边的一丝笑意有着大大的嘲讽,是对自己,对父亲,对该隐,还是对这个世界?
明明知道自己的罪恶,但是在父亲的那里,吉贝尔还是尽力着,在父亲身边成为了一种习惯,那么就这样吧。嫉妒该隐又如何,自己明明就在父亲的身边,可是父亲念念不忘的儿子只是该隐,那个弟弟的身边还有的就是虚拟出来的利夫。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渴爱,可是没有爱的存在。迷茫于自己所追求的,对错已经不再是自己所能够想到的了。就是这么悲哀。预测到自己的命运其实早就注定,一颗棋子罢了。那么就不反抗,不说明自己真的心意,冷冷的笑,嘲讽一切,露出一切坏角色所需要的面目。
绝望到了最后就是深深的自我放纵。放纵自己对该隐的伤害,放纵自己对父亲的纵容,放纵自己的面具。可是这样的快乐真是快乐吗?
不知道,只能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下去,走下去。对错没有界限,有的只是自己遁形的心。
有没有煎熬?也许。吉贝尔知道这样下去会很累。幸好,一切会有结束的时候。
吉贝尔说,对我而言,这个世界是永远持续的绝望的象征。父亲的去世,让渴望的支柱崩溃,对于这个世界,吉贝尔终于厌倦。还有什么是自己追求的?没有了。
吉贝尔用自己的血液延长了利夫一天的生命,让这个虚拟的人格从生命中延伸显现,和自己的弟弟相聚。而倦了,累了的自己终于可以好好的安息了。
追随父亲的步伐,永远只是孩子的行为,可是如果不这样,自己的存在还有意义么?所以就这样吧,吉贝尔也要安息了。
依稀是耳畔有人在隐隐叹息:“医生”,吉贝尔回头,微笑……

玛丽薇莎
这个在该隐身边的总是处在宠溺地位的女孩,有着无邪的笑靥,只是这个漂亮聪明的孩子,一点也看不出来孩子的单纯。天真叫唤着“哥哥”的时候,很多事情她其实都了然于心。既然该隐对这个孩子是完全的宠溺,那么在“哥哥”面前作一个不懂事的孩童有什么关系呢?让哥哥幸福,自己做一个洋娃娃又怎样?看着该隐对着玛丽薇莎满足而幸福的微笑,其中却是让人有流泪的冲动。
和玛丽薇莎在一起的该隐,是那个没有了疼痛,没有了诅咒,没有了罪恶,没有了体无完肤的幸福哥哥,有的只是幸福满足的笑意。玛丽薇莎的存在给了该隐的是更大的责任,但无常的世事总会不经意打乱人的脚步。所以一个不小心,玛丽薇莎的哥哥爽约了。
可是成年了以后的玛丽薇莎依然相信“哥哥肯定会像平时那样回来的。我们已经约好了,要一起在小山上喝茶。”虽然一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白色的阳伞下面,啜着冷掉的伯爵红茶,白色的泡沫萦绕只影的茶会。
戒指是约定的标记,玛丽薇莎执着的坚持着,就算这个约定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自己的哥哥有一个更早的约定要拿回来,所以玛丽薇莎等待着该隐拿回约定后,和利夫一起回来城堡,完成与自己的承诺。
花田中的方桌上,那一杯香茶的旁边静静躺着玛丽薇莎和该隐约定好的戒指,玛丽薇莎的眼泪在流,眼睛里的却是祝福的笑。那一刻的玛丽薇莎是不是也感到幸福?因为该隐,她最爱的哥哥现在是幸福的,没有了罪恶,没有了伤痕,没有了鞭打,没有了背叛,没有了欺骗。
“我们已经不用再继续彷徨的寻找着什么……”玛丽薇莎安心了,和利夫在一起的哥哥,现在是不是还是在优雅的微笑呢?

利夫
还是将这个男人放在了最后,该隐结束命运的最后依靠。承诺还在,最后他还是陪伴在该隐的左右。笑容才是最后。这样的利夫该怎么来说。
从一开始这个男人就是温和有礼,优雅完美。短短的银发,那样的银白色似乎就是最适合他的颜色。跟在该隐的身边,做他的手臂,万能而无错。他总是轻声叫唤该隐“少爷”,一点点的羁绊就在这一声声的轻唤中慢慢滋长。
一点一点的信任,一句一句的许诺,美丽的花朵在黑暗最深处萌了第一片芽,只要这一丝破暗的温暖继续存在,总有一天会开出太阳的红。那个“我会陪您去地狱的”承诺,利夫亲手将它订下,让该隐对之莫明坚持。这个是唯一的所在,怎么可能不去在意。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温柔的男人是虚拟出来的人格,原来一切到了后来都是悲伤的背叛,心酸的谎言。给了该隐的承诺,成了勾构建在海市蜃楼上的幻影,风一扬,就会埋葬在沙漠深处,点痕不留。利夫亲手把那些话语捏了粉碎,重新给该隐的依然是该隐脸上空洞的绝望,原来绝望从来没有离开。
死亡是无惧的,害怕的只是先前的承诺没有完成。因为该隐的心里,那些誓言就是唯一的追寻。是不是誓言真的成了虚无飘渺的轻烟,从此了无痕迹?
怎么回去从前?怎样拿回属于自己的诺言?背叛是不是唯一的结局?人的绝望要到怎么样的境界才是尽头?一点曾经的温暖能不能成为自己永恒的寻觅?真实的错误,何不把时间留给虚拟的善良?
如果不是医生的帮助,醒来的利夫仍会失约。只是最后,得到的只有一天的寿命,短暂,却可以发出光彩。见到该隐的刹那,淡淡的说着:“敌人太棘手。因此我来晚了,该隐少爷。”如同利夫从未离开过,扑进利夫怀中的该隐就像漫画中的小时候的他,那个人是自己唯一的存在,爱,主仆关系,依靠的对象,这些在他们身上远远是不足以概括的。存在的唯一,唯一的存在,如同在梦境里。
“该隐少爷,我,会陪您去地狱的。”回来的利夫前来实现的是自己约好的诺言。
刹那即成永恒。
利夫曾经温柔的指白骨分明, 该隐的微笑一如既往 。白骨相拥,冷暖自知……掌心下,覆着不再跳动的心口,安静沉睡。梦里的轻言低语,是不是一直想梦见的那个人?恍惚间,又见利夫,一袭得体礼服,站在该隐身后,如同守护的神祗,沉默,不可或缺。
最后的相拥是结局,幸福而笑,如此而已。(再次忍不住插花:这两个,这两个……果然是暧昧啊!)

最后的最后
有人说《毒伯爵该隐》给他的印象就是,该隐的身后站着玛丽薇莎,利夫弯下腰,为该隐系着鞋带。
可是最温暖的画面在其中却应该是该隐抱着玛丽薇莎坐在椅子上,一旁的利夫在他耳畔轻语。谐和的幸福,微笑的完美。

《毒伯爵该隐》
不论《毒伯爵该隐》里有多么华丽的画风,多么诡异的情节,多么歌特的装扮,到最后它还是讲述的一个渴爱,被爱到最后解脱的故事。
希望被爱,渴望被爱,希望有人保护,有人温暖,也许还有背叛,还有残酷的悲哀,最后终是达成了在一起的心愿和对妹妹的承诺。
你也喜欢这个故事吗?
(《毒伯爵该隐》)




感《绝爱》情
<1>
第一眼看到你/便将你定下/于是/纯色的深沉全献于你/只奢望你来掬起/只想这一切至透明/甚水晶般的耀眼/只愿完整/只愿美满

当人人羡慕的爱情/成为平常生活的方式/如同阳光 空气还有水/我们便会渐渐忘记了感恩/忘了那并不是理所当然 天经地义的一些事/也就/忘了要好好的持续自己的生活/突然惊醒的刹那/常常幸福已经离我们远去

<2>
那日/午后的阳光很亮/在球场的中央/我却只注意到你/瞳中刻印的 是你闪耀得比阳光更炫目的笑容/而我更是在其间/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一刻/感动划过了全身

当记忆中的阳光终成碎片/那么/我和你的结局呢?/血,布满整个空间/我甚至感到绝望/当爱情已成过往/我那浓烈的情感应该怎么办?/爱到了深处/便不知如何是好

<3>
是不是每一次的爱情到最后都只能遗忘?为什么会这样子?“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些传唱了千年的文字,到底是真是假?迷茫,困惑。
山为盟,海为誓,这些似乎是最不可信的——只是这些意象太美好,总是让人宁愿自欺欺人的仰望它们,去相信,去陶醉。
晃司的誓言比这些还要炽热:“如果是我,是我的话,不管他是男的或女的,是猫狗也好,植物也好,机器也好,我一定都会把他找出来,然后绝对会……喜欢上他。 ”泉说:“足球和你,我两者都要!得不到100我宁可归零。不管黑的白的我都要!反正我就是贪心。”泉回应了晃司的狂热,一点一点的进驻彼此的心房。可是……相信誓言的真的是傻呵,两人都是傻的可怜,傻的心酸。
即使如此,谁也不能否认带泪的微笑是最感人的——当那些傻气只能鲜活于人们的回忆中时,就会变成绝美。
<4>
晃司还在说着:泉若不需要他,他宁愿爱他的一千万个人去死!
很任性。不是吗?可是,任性的人有任性的爱法:狂妄,孤注一掷,而且是完完全全的不计后果。
这很美,还很灿烂,但也过于耀眼。
美好的事物不长久。虽然我们总是奢望着能够圆满。但,不可能,事事并不是都如人意。当我们看到画面那些破碎的分割时,心一直在颤抖。
其实,当我们在奢望着圆满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其间的裂痕了,而裂痕是无论怎么弥补,还是会留下一道伤——一道时时开裂的伤,到了一定时候,伤口便要流出脓水。晃司一次又一次的将他和泉的脓水擦干,一次又一次地奢望伤口消失,奢望泉能和他天长地久。
而奢望,大多时候只能是奢望。

也许太过绝美的东西的存在都是以悲剧结尾的缘故,残缺之美总是更容易让人心动,例如那断了双臂的维纳斯,美到让人痛。
心动?这是对美丽破碎后的惋惜?或是对美丽消失的同情?甚至是对不幸的嘲讽?也许……?大概……?
或许这些都不是你所想的,又有可能这些都是。没有人能知道别人的内心,只是残缺之美让所有的人都牵动了,心甘情愿。
一直都喜欢说《绝爱》是让人心动的绝色爱情。
“对的时间,遇对的人是一生的幸福;对的时间,遇错的人,是一场心伤;错的时间,遇错的人,是一段荒唐;错的时间,遇对的人,是一声叹息。”张爱玲的小说里曾经有这么一句经典。回头来看这一场泉和晃司的相遇,是对还是错?没有人知道。只是那样一场绝爱,不想去分析什么,不想多做评断,只愿意让感动在心底静静地、慢慢地淌过……
(《绝爱》)




《豆芽纹》里萌元素盘点
十月,动画界的新番不断,《豆芽纹》(又称《萌菌物语》,《农大菌物语》)就是其中一个很让大众接受的全年龄段动画!(同O女在一旁插嘴:“真是全年龄段的吗?我怎么觉得择木和萤可以OO,然后还可以XX……”以下省略若干词语。偶:PIA飞她!)当然了,你要说它是科普教育片,我也是不反对滴!(只是会很囧)
择木惣右卫门直保从小就有一项特技——就是可以看到旁人看不到的细菌。为此不被大部分的人理解,可是疼爱孙子的爷爷却相信孙子说的是实话,还有与直保青梅竹马的结城萤(同O女再次兴奋的出现:“你也说他们是青梅竹马啊!我就知道这两个人一定会有XXOO的故事的……”再次省略若干!偶:PIA飞她,这次让她飞远一点!),萤也一直相信择木说得话。两人一起考进了东京农业大学。所有与细菌的斗争故事就从这两个人的入学开始,校园里的古怪博士树庆藏是祖父的相识,还有校园里的一些奇奇怪怪人,当然还有的就是细菌了。
好吧,我这样说,可能还会有人觉得可能这部动画还很一般。实际上呢,这部动画的看点还是不少的!
1•无厘头的校园
农大这个大学似乎是和一般的动画里的学校不一样的,里面有鸡有猪,甚至猪还会在大道上大小便(希望各位在看《豆芽纹》的时候不是吃饭的时候),然后就有学生拿着铲子,袋子之类的东西来处理。还有就是在开学典礼上的校长就是带草帽还在种地的农民大伯,拿着扩音喇叭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发表着自己的言论。初入这间大学的男主角择木对这些吃惊不已。
不一样的校园,发生的故事是不是也该与众不同一些呢?
果然这里就是讲的在校园里的人与细菌之间发生的故事,有些专业化,却不难理解,而且很新奇,让人有看下去的欲望。所以这个动画真的不是科普教育片么……囧
2•Q版的细菌军团
对于择木君可以看到的细菌,在动画里可都是画出了实体的,那一个一个的细菌,或是圆圆的,露出手脚——当然是多手多脚的;细细的声音在那里嘟嘟囔囔;或者有着亮亮的眼睛笑眯眯的,还有那些被人们称为危险的细菌,其实也是很可爱的呢——虽然基本上它们都是方形的,还有一脸的呆呆表情,对你SAY“hello”的时候却是让人绝倒!形状可爱的细菌们,跟现实中的兄弟长相还是差不多的,只是动画里造型萌倒了一批萌娘们的说。在动画里面那些细菌说着“酿了它”“酿了它”,嘟嘟囔囔的语气更是让人打心眼里对它们充满了友爱,多么搞笑的细菌们啊。当然了,生气时候的微生物们说的话就成了“小心我酿了你!”嚣张到萌到爆!长谷川考验择木的时候,让择木看到了自己家的细菌,然后细菌们唧唧喳喳的在叫着“是择木君,是择木君”,那样的语言就像是家中的小宠物见到了主人,很是可爱。
因为细菌可爱,Q版,搞笑,有这些萌的元素在,再加上在看萌菌们说话搞笑之余,可以不知不觉的理解人类和菌的关系,也能了解跟发酵有关的知识。这样萌上了这些细菌的人们可是前赴后继啊……于是,在动画里,人气最高的,最有看点的就是这些细菌们了。你也萌倒了吗?
3•主角的可怜身世?!
择木惣右卫门直保酿酒坊里的孙子,从小就因为他可以看到旁人看不到的细菌而被大部分的人排斥,说他是怪人,喜欢说谎话等等,在小直保的心里就种下了阴暗的影子,所以在刚刚入学的择木脸上似乎看不到什么表情,最多就是因为菌太多皱皱眉头啦,语气严肃的说话啊……可是有了古怪的树老师,野蛮的长谷川研究员,还有好朋友萤在一旁对自己的能力进行了肯定,择木的心里是不是就有了一丝安慰呢?特别是因为他能看到菌的能力让美里熏,川浜拓马高兴的时候,择木由衷的感慨自己的这个能力原来也是可以给别人带来依靠。所以后来长谷川要他检查地方是不是干净啊,谁谁那里是不是有新型的微生物,细菌啊,他每每都会照做(也许是因为长谷川御姐的气质让择木怕怕的?)。这样纯良的男生还有的一个萌点就是——他是美少年!金色的短发,配上淡淡的表情,当然了,人家的这个看到细菌的能力是价值3亿元,择木这样就跻身进入了有钱男主角的行列!
身世可怜的多金(?)美少年,这个角色怕是让女生会对之尖叫啊~
4•御姐与美少年的搭配(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看到御姐长谷川遥的第一次,就是在树老师也在场的时候。于是长谷川知道了择木就是那个会用肉眼看到细菌的少年。从不信到相信,长谷川似乎就是看择木不顺眼!处处都喜欢对着择木发火——当然了,对着旁人也一样。其实这个御姐对于研究工作还是很认真的,虽然在动画里有很多她的搞笑场面。不过!作为大姐领袖的气质还是在那里滴!对着择木趾高气扬的长谷川遥发出的那种气息很是让御姐控们心水吧。这样的大姐大很让人觉得看看也是不错的呢。
可是努力的长谷川相信择木可以有肉眼看到细菌的能力后,心里的不平衡却是大大的增长。她研究微生物几近狂热,觉得自己认识细菌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引为自豪。择木却是不用努力就有了这个能力,甚至还觉得这个能力带给自己的是困扰!每每让长谷川觉得牙痒痒滴!可是没有办法,于是找细菌的活,长谷川还是得扔给择木,这样基本上就是择木成了御姐的跟班。在动画里你就可以常常看到一个御姐和一个美少年并齐走着,谈话,当然了,还有就是御姐欺负美少年的画面,怎么看怎么美好(?!)脾气火爆的智慧女加上有奇怪超能力的美少年,这样的工作搭档在细菌的故事里就成了一道风景(?)。

5•擦边球的暧昧
好吧,这个动画里还是免不了的有了暧昧的元素在里面(对同O女而言)。择木惣右卫门直保和结城萤的青梅竹马的设定,还有就是长谷川居然说萤是“择木的另一半”,这个,这个……果然是同O女无所不在么?(同O女:是啊,你看我又回来了!偶:囧)
这部动画里的搞笑,关于菌的知识有很多,大家还是自己去看了才知道的。现在我就在想,要是我也可以看到那么多可爱的微生物多好~
(《豆芽纹》)



回忆里的夏日阳光
——给《绝爱》的两人
一直以来,晃司对泉的记忆都停留在那个炎热的夏日午后的足球场上,停留在那个对足球有着狂热梦想的“女孩”身上,他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女孩”那双冷列的眸子。
  于是,他留了长发,他想长发可以许愿,他想再次遇见“她”。
  命运的邂逅总是不期而遇。再见泉拓人,那是一个已经将关于足球的所以渴望压在了心底的人,每天只为生活而活,心中所念的只有自己的弟弟妹妹,没有了自己。
  只是路过球场时他眼中的灼烈却还是透露了太多太多的心底的渴望,但摇摇头,他在行动上有了克制:不去碰它,我便不会有太大的渴求。
  他其实是一直渴望着幸福的,但是却在心底否认自己能够获得幸福的权力。
  晃司的歌在为泉唱着:“就算这世上有100万个人需要我,就算他们每个人都肯为我而死。如果我爱的人不要我的话,我宁愿那100万个人都死光!如果我爱的人不需要我的话,那要我自己又有何用?如果你不在我身边,我将会痛苦得……无法呼吸!”
  语句中满满的都是对泉的深切……
  被爱,被需要,这样的幸福,你要不要?
  南条晃司许给泉拓人的深情美得就像一个梦,一个奢侈而华丽的美梦。泉,这么美的梦陪在你身边,你还在惧怕什么?是害怕梦醒时分所陷入的虚无与痛苦吗?还是因为身上背负的十字架太过沉重,只能让自己压抑着?
  可是,晃司对你的爱意如此强烈,你还以为你没有获得幸福的资格么?
  很多时候,我并不懂你,啊,应该是我并不懂南小姐的想法……
  后来,我看了《绝爱》的动画片,记得上面南小姐说,她画《绝爱》正是为了表达那一种永远无法到达的感觉。
  
  是啊,对晃司、泉一直都是若离若即,而晃司却是将自己所有的爱人的能力全倾注到了泉的身上。于是,这段爱情有了束缚。
  任性的晃司给泉的是最狂妄的爱情:就算伤害到你,我仍要爱你;就算将你背上的翅膀撕裂成碎片,我仍要爱你。如果我的一只断臂能换来你的关心、注目,那么我愿意舍弃我身体的一部分,甚至是舍弃生命!
  泉在反驳:这样的爱情是不是太过于沉重,当这份爱情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为什么不能逃走?!
  晃司在问:到底什么是正确?什么又是错误呢?这……又是由谁决定的呢?
  不知道,所以只能跌跌撞撞地一路前进,因为想要到达幸福的彼岸,所以就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仍是两个任性的孩子啊,两个只有十七岁的任性少年。
  十七岁,似乎这仍然是无忧无虑的年龄,这个时候的爱情虽然青涩,却仍抱有独特的甘甜滋味,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的爱情却是注定会被吊在十字架上晃荡——仅以一根细线牵绕?
  到最后,《绝爱》仍是绝望的爱情……
(《绝爱》)



——心子囡 •Satie's Sound(c)2008
心子囡作品 | 01:35:14 | 引用(0) | 留言(1)
留言
櫻蘭、犬夜叉、該隱、萌菌以及絕愛,都是不同類型的經典之作呢~
囡囡研究深刻啊~而且文風很活潑很有趣啊~~~

大愛萌菌啊~~
夜叉該隱……都是過去式了呢~
囡囡加油哦~
有好的腳本可以找畫手合作一下哦~
v-218
2008-08-19 火 14:04:32 | URL | 圣莎拉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