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緹之音介紹

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Author:Satie's Sound莎缇之音

原創動漫社團
成員包括畫手與寫手
作品以原創為主、同人為輔

此處一切圖文均嚴禁轉載及作爲任何商業用途

LOGO~


★诞生日: 2008.08.07
★莎緹之音邮箱:satiesound@sina.com
(备用: satiesound@163.com )

kugu
KuguKiugu(番組長) 畫手
經常性抽風,疑有精神問題人士,御姐控,來自多古拉星,受多古拉王子之命前來視察的使者

Samsara!
Samsara(副番長) 畫手
槑——雙子雙性星sang,擅慢八拍&急性子,RPG達人,狂熱非人類動植物及一切可愛8思議,漫無邊際型旅&宅矛盾體 ^-^メ —_—

秦少
秦空非扬 寫手
RP星籍低调星永久居民。非腐界人士,非低龄控(正太、LOLI无视);是华丽控,是废材;没形象,没神经;有原则,有语言暴力(非粗口)

小佐
小佐 畫手
逆行星人,彆扭小受與嬌蠻LOLI命,最近致力于同人界(我不是危害人類的腐女)

一一
GAHARU 畫手
囧好人,遊戲控,跳躍性思維,時常抽風,激萌宅人

白虎小
天殇遥 寫手
一只正直CJ的虎,绝对不腐!写文风格一段时间一种的一只虎,对喜欢的亲们喜欢口水垂涎加一扑一啃的虎!喜欢美少年和美女~

雪走的头像小
圣都鸰 寫手
对猫咪和毛茸茸的生物有特殊热爱,擅长和熟悉的人调侃,写一些自己也没想好的东西

猴子
Balthasar 畫手
此乃茫茫宇宙中塵埃一枚,鳳梨罐頭命,廢柴,可以無視

囡 囡
心子囡 寫手
心子囡,懶人一枚,習慣性打諢,沒有實際愛好,耽美王道,願望:世界大同


黑羽
黑羽 寫手
活在自己建造的城堡里的蜗牛!

小魔3
缓板而歌 寫手
愛生活愛GV,十年耽美,生人勿近!

甜品
c-tp 畫手
可燃性垃圾,DAME超人,禁烟,打擊犯罪為己任,瀕死瀕死星最後一口子,現移民

小奕
弈颢 畫手
自認為乃正常人士一枚...對美麗的少年喜愛...= =+...對“夜路走多會撞見鬼”的話深信不疑...行為習慣良好..OTZ...討厭軟體動物恨不得全部軟趴趴的動物從地球上滅絕...比較矛盾的個體...

小涂
Kiyoshi 畫手
異次元……神經質……慢半拍……華麗控……遊離……

橘子宝儿
橘子寶兒 畫手
廢柴一隻,座右銘:現在的天下是腐女的天下啊!業餘之時控點御姐正太

死死
死死 畫手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的華麗哥特古風控的廢柴某隻~不是腹黑人畜無害~

Jaheii 的头像
JAHEII 寫手
腹黑的放浪VR吉他手,coser,推理小說愛好者,時間錯位症患者~

■最新水昆記事
■水昆池塘

本池塘轉為蓄水用~

■最新水昆語錄
■水昆引用

■水昆月倉庫
■水昆番組
■水昆點名署

■水昆番組摸魚處

■水昆狐當結盟
๑十日一文 之 30! FELL ME IN ๑
阅览此篇文章需要输入密码
输入密码


缓板而歌作品 | 17:33:05
☆前作篇☆缓板而歌
¸¸.••´`•.¸¸..•´`•.¸¸..•´严禁转载`•.¸¸.••´`•.¸¸.••´`•.¸¸..•´•


所谓同居---苏舍长和魏少爷的同居生活 (耽美)

---------------------------
所谓同居之 OX

苏舍长觉得最近自己有点烦。

其实话说起来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按道理说早上有人叫你起床中午有人给你做饭晚上有人陪你洗澡你苏舍长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如果那个人面若桃花笑如春风你苏舍长不该每天在被窝偷着乐为什么要在这里蹲着摇头晃脑的叹气呢?所以说苏舍长此时是有点不好意思加心虚的,但是这不能阻挡苏舍长蹲在这里的决心。

这儿是哪里?这儿是五星红旗的旗杆子底下!他是谁?他是堂堂的310宿舍的苏舍长!

然后呢?

然后苏舍长在这正午的大太阳底下蹲在那里眯着眼睛瞅着前面的人,不是一个人,是俩人,一男一女。女的不认识,苏舍长也不想认识,啧啧,现在的小女生全长一个模样分不清楚谁是谁~男的嘛...熟!忒眼熟!那眉眼那笑容活脱脱就是个魏少爷啊!是的,那就是魏少爷!

苏舍长黑着个脸咬了一口手里的白薯,这对X男女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就在大操场走来走去哪里还把我们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放在眼里?这要是被低年级的小朋友看见了不是助长了她们早恋的苗头?

苏舍长啊苏舍长如此严重的问题你怎能坐视不管?于是苏舍长愤然的点点头,对对对,我不能“坐”视不管!所以我才蹲着啊!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妇女解放是个世界性的问题而苏舍长解放则是永远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其实苏舍长觉得如果是以前...好吧,是很早以前...呃...十几年前...依那时候的脾气他会冲上去打魏少爷一拳,至少踹他一脚责问他为什么背着自己和如此年轻貌美的小姑娘鬼鬼祟祟的约会...

约会啊!!

苏舍长想到这两个字就不禁抹了一把脸,啥也别说了,眼泪花花的~~

可是现在呢?现在苏舍长敢冲上去和魏少爷硬磕么?苏舍长笑了,这是什么狗屁问题!男子汉大丈夫!说不敢就不敢!怎么?您还能打我一顿不成?

所以苏舍长只能在这里蹲着眼巴巴的望着人家俩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苏舍长容易么?苏舍长不容易啊~

苏舍长是第一天这么不容易么?苏舍长不是~话说这个昨天啊...


在一番不算特别激烈的运动过后苏舍长满足的搂着魏少爷出着长气,生活啊不就是这么滋润?一只手摆弄着爱人的头发垂下眼皮就能看见爱人的睡颜,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苏舍长想不出来。

于是当魏少爷接到一个短信神色变的慌张的时候苏社长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他注意到了也只以为是某些习惯性运动后不适的正常反应。但是如果苏社长再细心一些或者如果苏社长再聪明一些,他就应该发现,今天的魏少爷并没有如往日例行公事一样的踹他几脚打他几拳,也没有嘟囔着头好痛腿好痛腰好痛下面也好痛而只是静静的靠在他怀里还时不时的深情的看他几眼,那小眼神~~要不是怕魏少爷吃不消真想扑上去再折腾几回。

但是苏舍长真是个傻子么?这很说不清楚,我们只能笼统的说,苏舍长不笨。因为苏舍长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魏少爷的反常但是苏舍长在晚上的时候感觉到魏少爷有点...不对劲!

他居然没有翻自己的手机记录!他居然没有查勤自己!他居然说苏舍长我好怕我好冷我要我要!

天啊,这还是魏少爷么?这还是魏少爷么?这这这...这分明是个妖孽啊!

苏社长不是圣人苏社长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苏社长经受不起这样的诱惑苏社长妥协了苏社长屈服了苏社长疲软了...

晨晨...我...

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苏社长点点头心想我不是累的软了我是被你活生生的吓软了啊魏少爷啊魏少爷你今天怎么就这么反常呢莫非是因为我上厕所忘记冲水还是因为我藏私房钱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苏社长思来想去决定干脆问个清楚,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人家那话怎么说的?暴风雨之前都是彩虹!别看现在魏少爷躺在你身子底下温柔似水待会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所谓坦白从严抗拒更严,苏社长都准备脱了袜子拿出里面的五十块钱的时候魏少爷开了口,

没事,准是你最近太累了,咱们一起睡吧,来,我搂着你。

一句温温柔柔的话还附带着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

于是苏舍长不争气的又硬了。


苏舍长拿起魏少爷手机的时候手有点抖,根本控制不住。他想妈呀我现在手里拿的是魏少爷的手机啊我马上就要翻他手机了啊老子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现在马上就要美梦成真了啊这感觉啊咋就这么恐怖呢...苏舍长偏头看了眼熟睡在一边的魏少爷,平时魏少爷可是打几个雷都不带睁眼的主儿今天但愿他可不要突然醒来,那样的话还不如干脆来个雷劈死我得了,反正也是死路一条,还落个全尸不是...

苏社长头脑里一边琢磨昨晚上看的着满清十大酷刑一边手指麻利的翻看了魏少爷的短信记录。

里面信息很少,就一条。

明天中午十二点 不见不散 OX。

OX...

苏舍长仔细在脑子里回忆这两个字母是什么的缩写...但是很遗憾,苏社长没想起来。

但是这重要么?这不重要,至少再苏社长看来是不重要的。

都不见不散了还能是什么善男信女不成?!

还用缩写...见不得人啊啊啊啊啊!


苏舍长蹲在那里用手背抹了一下脸,多漂亮的姑娘多帅气的小伙子啊,咋看,咋看都是狼柴女猫啊...魏少爷啊你不跟俺了俺理解但是你可以直接跟俺说啊俺肯定啥也不说...呃...啥都不多说...好吧,你都要和俺分了还不兴俺唠叨几句不成要不也忒憋屈了啊...晨晨啊俺的晨晨啊俺哪里做的不好你可以跟俺说啊俺改啊俺虽然比不得那姑娘胸大屁股也没她翘但是她还没俺黑呢不是,你不是说摸黑战争最有意思么你咋就弃暗投明了呢?

一边想着苏舍长一边吸溜着鼻子啃上一口红薯,这也算是最后的午餐了。

诶,眼前咋就这么黑,这光咋还都被挡住了。

苏舍长半眯着眼抬起头,看见俩人站在自己面前。

这莫非是传说中的金童玉女?

还没等苏舍长回过神金童对玉女开了口,

你自己和他说吧。

啥?苏舍长脑子有点短路。

我...我...即使逆光下苏舍长还是发现玉女红了脸,苏,苏学长...你能不能,能不能和我做朋友...

啊?

人家问你愿意不愿意和她谈朋友!

你不和他...

啊,我本来想请魏学长帮忙的...

... ...

圣母玛利亚啊果然是你靠谱啊什么玉皇大帝啥男啥女那都是封建迷信啊~~~~~~~

苏学长...

啊?哦哦哦哦...这个你看看,学妹啊...估计恐怕还真是...不行!

为什么!

我,我有喜欢的人了...

玉女转眼看向金童。

我和你说了啊,你不信嘛。金童对玉女耸耸肩膀。

可是我几乎从没见过苏学长身边有女孩子啊!

这个...

好了...我知道了...什么都不用说了,魏少爷,还是谢谢你...我先走了~~~~玉女丢给苏舍长一个哀怨的眼神后转身甩着头发跑了。

晨晨...

嗯。

你咋不和我说嘛...

我想,也许...也许...反正我觉得我可以解决。

那干嘛把她领我这里啊!

谁叫你在这里蹲着啊!

我...

晨晨...

嗯?

处对象不?

...和谁?

我呗。

粗俗。

那说什么?搞对象不?

...魏少爷捂着嘴低低的笑了。

晨晨...

又干嘛!

拉我起来...我腿麻了...


爱情没有贵贱爱情没有多少爱情没有谁更爱谁即使我们老在一起我也害怕会失去你。

-------------------------------------------------------------------------

〓所谓同居之经济危机〓

魏少爷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苏舍长从后面一把搂他进怀里嘴贴着耳朵轻轻的说看什么呢这么入神啊?魏少爷偏偏头让自己的脸更贴近爱人,然后糯糯的说没看什么就是在看股票又跌了物价又涨了人民币对美元都跌破7了。

啥?你说啥?苏舍长的手臂一僵稍稍抬起头,你说物价又涨了?

是啊,网上写着呢啊,说是食用油马上要涨价了,每桶涨价20呢!

20?!

苏舍长的心颤抖了。

俗话说的好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然有一个更成功的男人支持,而苏舍长魏少爷两个人虽算离“成功”二字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但是这也并不能阻挡他们奔向目标的一颗赤子之心于是两人在还没有赚到“成功”的钱的时候已经过上了颇为“成功”的生活。

苏舍长说上学好啊上学好没什么事情还有奖学金拿魏少爷说上学好啊上学好混吃混喝还有美女相陪!于是两人毕业的时候那眼泪都是哗哗的哭的连王小鑫的泪都在眼眶里直打转握着俩人的手就摇了又摇哥哥们啊原来你们这么舍不得弟弟我啊我的妈呀我这辈子就算是值咯值咯~~魏少爷唏嘘着拍着王小鑫的手说你小子不是认识我们值啊你是认识兔子那个大款值啊话说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我怎么就进错了门呢啊?

这边魏少爷正激动着那边苏舍长就一把扯过他的手我说晨晨啊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进错谁的门了啊咱家现在日子是苦点但是不也没缺了你吃没缺了你穿么你自己说你穿的啥我穿的啥昨天你买冰棍的钱还不是我出的晨晨啊喝水不忘挖井人啊这点道理你都不明白么?

魏少爷深情的白了一眼苏舍长,你还好意思说呢我记得你以前追我的时候可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少爷出身家里的悍马比草原上的马还多怎么转过身来我连马尾巴都没看见呢?

苏舍长做诧异状,有这事么?我怎么就不记得了?不能不能这样实事求是的话怎么能是我这样一向谦虚谨慎的allen su说的呢?你再好好回忆回忆?

魏少爷说我回忆个屁!你丫真是下了床就不失忆啊!不是你把我那啥那啥再那啥的时候叫着那啥那啥再那啥么?不是你喊着晨晨晨晨悍马悍马么?

苏舍长瞬间飞红了脸,他说诶呀,这事这事这事可真不好说。

原来啊我们苏舍长在认识魏少爷以前乃是一个纯情少年。

这个我们要先说清楚,这可不是我们苏舍长身体有毛病啥的,恰恰相反我们苏舍长身体各地方的规格型号可都是非常非常标准的个别地方甚至都有超标的嫌疑...所以我们只能说苏舍长对美的追求比较高,一般人的姿色是很难入我们苏舍长的法眼更别说引起那些潜藏在心灵深处的...悸动。

当然,这样说也很笼统,不要因此就误会苏舍长是何等高傲难缠之人,你看,我们苏舍长看自己就很顺眼嘛!至于看别人...

不过这俗话说的好啊,人不痴狂枉少年啊啊啊谁还没点青春期的骚动?谁半夜还不梦点带颜色的小电影?

要知道我们苏舍长也是人!是人就免不了要思考,思考就免不了往歪处想!

话说人家都是想点歌星影星电视明星啥的顶不济的还想想幼儿园老师隔壁二丫什么的可是我们苏舍长呢?

很遗憾,苏舍长在下面涨的生疼的情况下还是啥也没想起来,于是他在床上迷茫翻滚辗转反侧直到听见楼下一个声音糯糯的飘上来,

啊,悍马,悍马,悍马!

苏舍长一下就激动了。

若干年后苏舍长搂着自家宝贝的时候唏嘘感叹一口咬定当时在楼下叫唤的是怀里的人儿要不自己不至于那么大反应。结果另一主角不满意自己被栽赃陷害一脚踹在苏舍长的小腿肚子上说你丫才半夜抽风从兰州跑西安就为在人家楼底下叫悍马呢苏舍长你得了吧你哪是什么颜控啊你丫就是一声控!

苏舍长眨巴眨巴眼睛说晨晨啊咱们先放下这段阶级历史不谈还是先讨论一下关于如何正确度过经济危机吧。

经济危机啊...魏少爷叹了口气,四个字,开源节流。



开源节流,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开始的两天俩大男人还能意思一下,说点节约的话题顺带摇头晃脑一番以表自己的赤胆忠心,但是真落实到关键上就不那么顺利了。

当苏舍长拎着第N个D&G的包进家门的时候,魏少爷彻底发了火。

他说苏舍长,不是我说你,你是不是觉得咱家忒富裕啊?这样的包你就一个一个往家领?日子还过不过啊?房子的贷款还还不还啊?车还买不买啊?肉还吃不吃啊?

说到这里,我们要插花一下了,苏舍长和魏少爷在哭天抹泪的告别校园宿舍生活后就不出意外的投入到了茫茫的待业大潮中几经反复后俩人也终于在不同的企业找到了份收入不错的工作。苏舍长曾经想和咱们魏少爷进一个公司继续并肩战斗着,结果魏少爷一句“办公室恋情”要不得生生的就把我们苏舍长的心思给扼杀在摇篮里顺带一脚踹进了对手公司。

每次俩人在谈判桌上见面的时候都装作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架势,脸上笑的那叫一个僵那叫一个假,握手的瞬间苏舍长还带着冷笑凑近魏少爷身边低头耳语,眼见魏少爷脸色一变,吓得苏舍长的上司以为苏舍长对人家实行语言暴力回公司就把他拎到办公室好好的教育一顿,什么要冷静啊要睿智啊要不动声色啊小伙子啊你还很嫩啊多学着点啊!苏舍长低着脑袋连连点头称是,心想这工作啊果然应该公私分明啊,下次,下次谈判的时候我一定不能再问我家晨晨晚上做啥吃了!

在租的小房间里苏舍长搂着魏少爷感叹说晨晨啊现在咱俩这样好歹算个白领了是不?魏少爷翻了个白眼撇着嘴说,白领?咱现在就是奔着金领奢侈生活去的!你看啊这个月你收入这么这么这么多我收入这么这么这么多,加起来怎么着也能和吉大叔相媲美了吧?你看看人家用的啥?一个涂脸的都上千啊!再看咱俩,那就是勤俭节约的典范!不过话说咱们是不是也该为以后考虑考虑了...魏少爷往苏舍长怀里拱了拱闭上眼,声音好像外太空飘来的,我说苏社长啊,咱俩,买个房不...

买房...苏舍长好像当头挨了一闷棍又被驴踢了两脚。

我家晨晨说要买房?!妈妈呀!这是啥样的关系才能一起买个房啊?!

苏舍长立刻在心里盘算了起来,诶呀,买房啊,买哪里好呢?买多大好呢?买什么家具?买啥样的床?一想起这床下面就有点痒有点热有点...那话怎么说着?对对!按捺不住一腔春情啊~~~~~~~

长夜漫漫春晓苦短大早上起来还要上班~魏少爷揉着腰斜眼看着苏社长说,苏舍长啊苏舍长,为了咱的性福着想,咱俩攒钱吧。

苏舍长看看魏少爷又看看租的小房间,点了点头。

但是古语说的好啊,学好不容易,学坏可快着呢!

俩人这钱还没存起来呢倒是先花的快了。自从上次魏少爷对自己和苏舍长的经济状况做出的俩人等于一个吉大叔的定论后,俩人消费的速度就往两个吉大叔赶超了。今天我一件迪奥明天他一个限量,真是经济危机了,谁也控制不住自己!

这边魏少爷俩指头拎着苏舍长的包歪着脑袋闷声闷气说,就你这样,咱们啥时候买的上房啊?

苏舍长皱了眉,他说晨晨,你那件新衣服,也不便宜吧。

魏少爷低头叹气,他说猴子,咱俩,咱俩是不是不适合生活在一起啊。

苏舍长心里一颤,晨晨,这话从何说起啊。

你不觉得,咱俩都挺不会过日子的么...

你干嘛要求俩双鱼男会过日子呢,这不人道。

可是,可是,可是我真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买套房,尽管我也攒不下钱。但是吧我总觉得俩人在一起就该安生的过日子像个样子,我虽然做不到,但是我期盼。

晨晨...

苏舍长啊说真的呢,我真想找人过一辈子。

!我,我,你,你,咱们,咱们!苏社长言语不清只见两行面条宽的泪落下,诶,啥也不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吧!晨晨!我明白了!

魏少爷点点头,心想,你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和俺斗...边儿去吧!

晚上的时候,魏少爷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看报纸,斜眼瞅着苏舍长鬼鬼祟祟的那一什么东西蹭进了门口。

站住!手里那是什么?!

诶哟,晨晨你眼神真好,这么黑的天你都看的清楚,不干刑警那真是浪费你这人才了。

少贫嘴!咱家也200度的灯炮,我再看不见我就该去手术了!别转移话题!咱家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坦白从严抗拒更严!

别别,我招不就是了!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我本来就是要和你商量的!你看啊我分析了一下~咱俩啊都双鱼座,花钱都和流水一样,没什么经济意识,我们要想攒钱除了要有目标以外还要有动力!我想来想去,还是要找个咱们都爱干的事情督促咱们才成!

咱俩都爱干的?

可不是,你看啊,我东西都准备好了!苏舍长献宝一样的拿出一直藏在身后的东西---粉红色少女猪存钱罐。

你这是...

晨晨!我想过了!咱俩每做一次爱就往里存500!这么一来我们既有了督促也有了动力!顺便还增进了感情锻炼了身体!一举多得啊!

不,不是,苏舍长,苏舍长,你听我说,诶,你听我说啊!别,别,别!哪!诶哟!你轻点!啊...苏~~~~

... ...

... ...

诶,夜还很长哦...

------------------------------

〓所谓同居〓爱的家法

在昏暗的只开了一盏灯的宿舍里,魏少爷威严的坐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墙角的苏舍长,满脸的严肃.

说!你这是第几次了?!

第一次...

什么!

第二次...

再说一遍!

第三次?

你问谁呢?!

晨晨...你说几次就是几次吧...

我说?!我说一次没有才好呢!可以啊,现在学会和小姑娘唱情歌了!

是学校安排的...

学校安排?我看你唱的很动情啊~~

没有没有,我那都是逢场作戏!

嗯嗯,作的不错!!我在最后一排都看见你俩酒窝了!

你不是说不去吗...

你到是想我不去呢!不去我怎么能看见你笑的多荡漾啊!

晨晨...

别叫我!你自己说怎么办吧!

我写检查?

没空看!

我洗衣服?

那是你本分!

我...我...我带你逛街?

不想去!

... ...

姓苏的,我告诉你,别叫我提醒你!那样就不是1个小时的事了!

我知道了...

苏舍长低头默默走进洗手间...1分钟后,苏舍长拿一搓衣板出来...

晨晨...

还反了你了!我告诉你!不许再和姓艾的,姓阳的,姓胡的,姓一切姓的小姑娘借着合唱眉来眼去.

知道了...那我就跪了啊?

先等等!魏少爷爬下床,走到苏舍长身边,弯下腰,摸了摸苏舍长膝盖,又看了看搓衣板.

晨晨...你听我解释...

可以啊,苏舍长...还知道绑护膝啦?

不是...不是...

这搓衣板也是磨过的吧?

... ...

你啊...魏少爷拍拍苏舍长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你知道么?每次让你这样,我也很心痛的...我也是男人,我也不想这样...可是你说你,成天憋着俩酒窝招蜂引蝶的,你叫我怎么想?

说着话,魏少爷还揉了揉眼睛,看的苏舍长一阵辛酸...晨晨...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顶着地板唱歌!我改!我全改!

真的知道错了?

嗯!

那好...魏少爷露出温柔的微笑,知道错就好!魏少爷大手一挥,那咱今天不跪搓衣板了!

晨晨!你真好!

你三天别上我床就行了!

... ...


----------------------------------------

〓所谓同居之大海~爱 爱 爱〓

苏舍长和魏少爷提出要让大海和他们一起住一段时间时,魏少爷十分干脆的吐出俩字:不行!

苏舍长皱了眉头,他说晨晨啊,别这样啊,大海可是我七年的好兄弟.

魏少爷也皱了眉,我哪样了?他来了,我睡哪?

咱宿舍不是还有两张空床么!

我半夜万一梦游呢?!

你哪次梦游不是梦游我床上来...苏舍长小声嘟囔着.

你说啥呢!苏舍长你又说啥呢!你给我大声说一遍!

不是,晨晨,你要理解我,你说我朋友,啊,最好的朋友,来咱这里了,我能不招待么?

招待就非要和咱们住一起啊!魏少爷撇嘴,我还招待小亮呢,明儿我叫他也过来,你愿意不?

晨晨你干吗啊!我不就是个朋友来住!你紧张什么!

我也不过就是叫小亮来住啊!谁紧张?!

苏舍长不说话了,就那么拧着两条黑眉毛瞅着魏少爷.

魏少爷也不适弱,干瞪回去,他想,苏猴子,看咱俩谁硬.

结果苏舍长不负众望的低下高贵的头颅.魏少爷心里暗自得意,他想就是嘛~猴子总还是最疼自己的,不会为这点小事情和他来浑的~对,姚政说过,犯浑这事永远轮不到苏猴子,总是自己最浑.

呵,我就这么浑了,怎么着吧?

不过魏少爷的如意算盘还没打到头,人家苏舍长就目不斜视的穿过他,头也不回的甩门出去了.

于是魏少爷傻了,站在原地,瞪着刚刚嘭嘭做响的大门,他想苏猴子啊,你为了那什么大海要和我死嗑是么?

不过魏少爷好歹是魏少爷,什么风浪没见过?我们三年抗战都经历了,还怕你苏猴子的更年期综合症?

魏少爷理了理衣服,打开苏舍长刚刚甩上的门,溜溜达达的就下了楼.没你苏猴子,这地球还能绕着冥王星跑?

诶,这个好久没和小桃联系了,要不约她吃个饭?

想到做到,魏少爷拨通了桃小姐的电话...

桃啊?我是师傅啊~你看中午我请你吃饭?

什么?约了小亮?我不是和你说小亮是...

你要把他掰直?

好好...你去吧...是是,我和他没事,得了,你别问了.

挂了电话,魏少爷撇着嘴直摇头,看来小亮哥是有麻烦了,这小桃可不是闲杂人等.

现在咋办?苏猴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这都到饭点了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

苏猴子你想干吗?!是不是想饿死我然后和大海私奔?!美死你!

想到这里,魏少爷马上愤慨的掏出电话打给Pizza店订了10块Pizza.

不是说我肚子肉多么?哼!老子就多吃点!


虽然魏少爷的决心是坚定的,但是抱着10盒Pizza上楼的时候,他还是抑郁了...

这个...工程量还是大了些...魏少爷一边吃一边在心里把苏舍长骂了180遍~要是老子吃出问题来你就等着养我一辈子吧!

一辈子...苏猴子,你去哪了?


魏少爷坚持到底...还是没吃完.他对着剩下的Pizza深感无奈.魏少爷想了想还是与他人分享吧!于是动手打包,给5楼的那两口子送上去.

进门的时候魏少爷正看见那王小鑫和郭泯在不要脸的打闹,他咳嗽了一声,两个人才发现他的到来,于是立刻整理衣服笑脸相迎.

诺,给你们的.魏少爷把盒子放在桌子上.

诶呀!王小鑫打开盒子喜笑颜开,魏少爷啊,你自己一个人吃饭还真是不亏待自己啊~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人吃的!

因为我和郭泯出去吃饭的时候碰到了苏舍长了啊!王小鑫眨眨双眼,他和一个男的坐在那里很亲密的吃饭啊.

小心!郭泯拉了拉王小鑫的衣角,别瞎说!

我没瞎说啊!就是个男的嘛!就他们俩男的!诶,魏少爷,魏少爷,你去哪啊~我还没说完呢!

看着魏少爷愤然离去的背影郭泯叹了口气,他说小心啊,你这是干吗啊,明明不是你说的那样啊!

怎么不是我说的!我说的是"两个男人"有错么?

诶,你...

再说了,姓苏的嘛,也该吃点苦头了~王小鑫拿出匹萨大大的咬了一口,不是他打我的时候了?

... ...

苏舍长接到大海后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他本来和大海说会带着男朋友来接他的,可是倒头来还是他自己.

你的"晨晨"呢?

呃...晨晨有点不舒服.

哦,呵呵,我很好奇你的"男人"是什么样.大海捂着嘴笑.

什么我的男人?!

总不是你的女人吧?

那也是...诶,你怎么和晨晨一样坏!

猴子,我们见面1分钟,你说叫了几次晨晨?大海耸耸肩膀~爱情里的男人果然傻瓜.

宿舍肯定是不能带了,苏舍长看看走在自己旁边的老友们,还好,当初租的房子没有退,先去那里吧...

苏舍长领着大海到了门口就开始摸索着衣袋准备找钥匙开门,结果钥匙还没找到,门却一下开了.

苏苏啊,你回来了啊~诶呀,这是大海吧~

晨晨?!

是啊,你不是说要带大海来么?快进来,饭就快做好了~魏少爷笑的眉眼弯弯,苏舍长却感觉背后一股冷风.

呃...这个是我朋友...

啊,知道知道,苏苏老和我提到你!魏少爷马上赶上去握住大海的手,你好你好,在这里就和在自己家一样啊,千万别和我客气.

啊...好的好的.大海茫然的点点头,转身看向苏舍长,发现苏舍长的表情犹如刚刚看完恐怖片---惊魂未定.

趁着大海上厕所的空儿,苏舍长把魏少爷拉到一边晨晨长晨晨短的叫个不停.

你当咱魏少爷是什么人?!你苏舍长晾了我们魏少爷一天自己跑去和人家亲兄热弟的,以为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打发我们?没门!

魏少爷淡淡的看了苏舍长一眼就悠悠然的说了句话,

你等着他走了着!

这一句分量不重的威胁把苏舍长甜的肝颤,得,得,让我等着就行,别直接把我发配了就成.

大海刚刚厕所出来,魏少爷马上又迎了上去,怎么样,咱们吃饭?你晚上睡哪?要不你和苏苏一起睡?我睡客厅?

不...不用...大海被魏少爷热情的语气和一点不热情的脸吓倒,那个...我女朋友一会就来...

女朋友?!魏少爷声音高了三个八度,怎么还有女朋友?!

晨晨...我没和你说他们是一起来的么?苏舍长在旁边拉了拉魏少爷的衣角.

没有!魏少爷瞪了苏舍长一眼!你不是还说带他们回宿舍睡么?!

是啊...我想叫他们感受一下国内大学的气息...女孩子就叫你安排到小桃那里啊...

魏少爷丢了个大大的白眼给苏舍长,鼻子都要向着天了,苏舍长瞄了一眼大海,然后说,今天你和米雪儿就睡我们这里吧,我和晨晨回宿舍好了,明天来找你们啊.

哦,好好.大海猛点头,这么一会他也看出了点苗头.看来自家兄弟的家庭地位和他自己宣传的相距甚远.

正在这时,魏少爷上前拉住苏舍长的手直直的站在大海的面前,鞠了个躬,

我家苏苏以前多亏你们照顾了,谢谢了.

啊...大海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也鞠一躬,

那个...客气了...

... ...

晚上回到宿舍,魏少爷照例梦游到苏舍长的床上.

我告诉你啊,下次别半截半截的说话啊!

晨晨~~是你自己吃醋了好不好~~~~~~~不过真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会去那里~~~~~

切,我是谁!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

晨晨,你还会做饭啊?

是啊,怎么着.

你看...咱们要不就搬到那里去吧~~~你烧饭给我吃啊~~~~~

嗯...看你今晚表现吧~

... ....

下面省略H2000字......

早上苏舍长神清气爽的起床发现手机里有条未读短信,打开来看发现是大海发的,字数挺少内容挺多,就是那么几个字

ALLEN,你真2.

苏舍长笑了,轻动手指也发了几个字过去,

我愿意!




精彩片段

片段一 (出自《我们的世界》)

两个人酒足饭饱散步一样的往学校走去.苏唯把自己的围巾让给陈晨带,你比我高我承认,但是我可不承认你脖子比我长.

陈晨看看苏唯没有推辞的接过围巾给自己围上,感觉苏唯的热度此刻也缠绕在脖子上渗入身体里.看着走在自己旁边的苏唯缩着头又看看连外套都忘记穿的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用怎样的心情在生活.

苏唯,我想去江边.

可是现在下着雪呢,你连个外套都没有,江边风太强了,等雪晴再去好么?

你不去我自己去.陈晨说完就撇下苏唯往江边的方向走去苏唯跟上一把拉住陈晨的胳膊,诶,晨晨你...好了,好了,我们一起去.

先说好,我可没逼你哦!

没有没有,都是我自愿.苏唯想你叫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黑夜下雪来看江本该是件浪漫的事,前提是衣服穿的足够多的话.

陈晨被迎面的江风冻的瑟瑟发抖苏唯也是抱着肩膀不断的抽搐.不知道陈晨在想什么,苏唯一直都这么觉得,就像现在的场面,两个被风雪袭击的狼狈不堪的人并排站着不说一句话.苏唯也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只能默默的看着陈晨的侧脸猜测他的心事.

苏唯,你在想什么.陈晨看着江面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我在想你.苏唯老实回答.

想了多久了.

挺久的.

累么?

不累.

可是我累了.

晨晨?

陈晨侧过身面对着苏唯.个子高高的男孩子带着围巾头发早已被风吹乱他伸出通红的手摸了下对面男孩子的脸

苏唯...

嗯?

我觉得你说的对,我们该说清楚...

晨晨,我今天不想听.苏唯有不好的预感.

苏唯,你不是一直想找我谈谈么.

晨晨,我想谈的和你想谈的不一样.

苏唯,你听我说.

我说了我不想听.

苏唯!你不要和小孩子一样!

陈晨!你才像小孩子!我陪你来到这里吹着江风迎着大雪不是要你和我说什么清楚的!苏唯突然觉得自己的眼泪要夺眶而出了他拼命忍住...晨晨,今天真的太冷了,你可能是冻着了,你看你穿的那么少,这样,我们先回宿舍,暖和一下,你好好想想我们再谈好么?真的,晨晨,我们回去好不好?晨晨,我们回去吧?晨晨我求你了,我想回去...

不...苏唯...我还是想说.

苏唯觉得自己要绝望了.

陈晨深深的吸了口气,停顿了一下,他说

苏...只才说出一个字嘴就被另一张嘴堵住.

苏唯生硬的抱住陈晨吻了上去.

37

一个轻柔无比的吻。

本来是来势汹汹,可真到了嘴边却化成了千般爱怜.

生活有太多的无奈我也有时候会苦恼和伤心就一如现在你想对我说的话但是我却不能责怪你因为你是陈晨是我的晨晨...

可能是这个吻太温柔了让陈晨无法拒绝他知道自己在配合着苏唯他也想停下来他也想推开可是他做不到.总希望心和天气一样冷,可是身体却和感觉一样热.

闭上眼睛感受吻的热度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冬天.

... ...

等陈晨拉回意志的时候空荡荡的江边只剩下他自己.

苏唯什么时候走的他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苏唯说,

再见,晨晨...

----------------------------

片段二 (出自《想你总在下雨天》)

19 如何让你爱上我 在我最美的时候

苏唯今天醒的很早,换种说法是,苏唯昨天睡的很晚.

他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就那么一夜.

他记得电视剧里不是这么演的.电视剧里男主角追女主角的时候哪有这么麻烦啊~哪像自己现在这样,一个接一个情敌,一个接一个考验,如果光是这样倒是不算什么,爱情嘛,不就是折腾?

可是问题在于什么?问题在于陈晨的态度!

苏唯觉得陈晨是不是智商有问题呢?是个人都看出他ALLEN SU喜欢他陈晨,他怎么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难道是自己的问题?想到这些,苏唯开始在枕头下摸索,好不容易摸出了自己的那面安娜苏的镜子,苏唯坚定的照了照...没什么问题啊...看这眉毛,浓!看这眼睛,亮!看这鼻子,挺!看这酒窝,深!看这嘴巴,贫!

贫是优点么?当然是!不贫怎么追人?看看人家姚政,比自己还贫,所以追的就是快!难道叫我ALLEN和阿穆一样?整天就会我我我我的?

但是...说起阿穆...诶...人家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可自己呢...

想到这些,苏唯又苦恼了.

ALLEN...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陈晨他才能爱上你呢...

正在苏舍长躺在床上自我怜悯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不耐烦的接起,里面传来学生会长的声音,

苏唯吧?

嗯,会长好.

你是和陈晨一个宿舍么?

是啊,怎么?

嗯,系里明天要组织学生会的人下乡实践去,你顺便通知陈晨一声.

啊?还实践啊?去多长时间啊?

后天就回来了!就当旅游啦!

... ...

旅游?


阳光普照鸟语花香在这个冬光灿烂的日子里苏舍长和陈少爷下乡了.

一路上两人充分发挥了各自的特质.

苏唯,我渴了,水呢?

这里这里.

苏唯,我饿了,带吃的没?

带了,书包里.

苏唯,我有点晕车.

啊?我给你找药.

苏唯.

嗯?

没事,随便叫叫.

哦...好的,小心点你嗓子.

...看着这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全车人都都浑身冒汗.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感觉他们像是在演清宫戏...

小苏子背朕出宫.

蛰!

嗯嗯...这就对了...就是这个感觉.

苏唯没有读心术,他不知道车里其他人的想法,所以他不在乎.陈晨更加不在乎,他靠在苏唯的肩上睡着了.

车子不知道颠簸了几个小时,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苏唯看着满目的荒山问学生会长,会长...咱们是来这上演兄妹开荒么?

苏唯,你错了...这里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要去的村子,在那里~~会长伸出纤纤玉指往远处那么一晃悠,就哪~就哪~

哪啊...苏唯怎么也看不出哪有什么山村,得了,跟着大部队走吧,总不至于走丢.

事实上证明,苏唯的想法是正确的,的确没有走丢,但是等他们到了村子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会长带着他们在山林里足足溜达了几个小时才找到出去的路,苏唯当时想要是再这么走下去,他就要背着陈晨走了.

但是好在村里的人对他们这群大学生还算热情,村长态度不错,说是带着这帮娃娃们去参观参观老乡生活,说话间就把他们带到一农家小院前.大手一挥推开房门,你们进来看看哈...结果还没等这群人进去,一条恶犬就咆哮着冲了出来,冲着站在前面的陈晨就扑了过去.

晨晨小心!!苏唯一个漂亮的扑球动作将陈晨推倒然后就一点没客气的结结实实的在胳膊上挨了一口,疼的他牙都要咬碎了.

疼是真疼,但是苏唯发现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鬼地方居然连个像样的诊所都没有!大部队决定连夜打道回府,结果被村长告知,山林里晚上有狼出没.

苏唯想还是算了吧,狼可比狼狗厉害多了,委屈一夜,明天早点起来赶路吧.

这一夜,是陈晨照顾的他,陈晨问他疼么,苏唯说疼,陈晨皱了皱眉头,他说苏唯...苏唯说别说了,没啥,睡吧,明还赶路.

后来历尽千辛万苦回了市里,赶紧找个医院挂个急诊,人家大夫一句话就把苏唯打发了,晚了,现在打疫苗也来不及了,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这台词怎么这么耳熟...

看着满脸凝重的回到宿舍的苏唯和陈晨,姚政也有点害怕,怎么着?没赶上?

嗯...

这个,这个你想开点,说不定就是个普通狗呢!我小时候就被狗咬过!你看我现在不也没事!

嗯...

再说就算真是那什么,是吧,不是说能潜伏十八年么!

嗯...

十八年...苏唯在心里算了笔账...我今年20,再过18年,我38,我才38啊...就这么去了...到时候挽联上写什么?永垂不朽?英勇就义?为爱献身?晨晨啊...你到时候可愿意为我守灵啊...

想到这里,苏唯鼻子犯了酸,他想,不行,我得留下点什么!

--------------------------------------

片段三 (出自《没头脑和不高兴》)

第四章 青春啊如期而至

晨妈和别人谈骑她的宝贝儿子的时候总是说:我家晨晨什么都好!就是为人太实诚!太死心眼!太一根筋了!

虽然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变着法儿的拐弯抹角的夸自己儿子呢~但是应用到陈晨身上那就是实话实说!

的确,陈晨太实诚了!你说咱们爱拔个气门芯啥的本无可厚非~权当是业余爱好了~但是咱也换几俩车子拔啊!(- -!)总拔人家苏唯那一辆的确有点死心眼...

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在陈晨对苏唯那辆可谓身经百战的爱车第22次下手的时候被苏同学抓了个现行。

那时候陈晨蹲着身子刚刚用三根手指捏着苏唯那车子的气门芯熟练的往上轻轻一提...突然就感觉背后一阵火辣辣的疼,显然是被人从后面踹了一脚,陈晨回身刚刚准备开骂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苏唯阴霾的眼。


俩人站在教导处的时候可以用狼狈不堪形容,从脸面到鞋袜没一处是好的,能挂彩的地方全都没浪费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坐在他们面前的是个女孩子,确切的说是个面容姣好笑容亲切长发飘飘的美女,她半耷拉个眼皮扫视了一下苏唯和陈晨,缓缓的开了口,

你们俩就是在车子棚打架的啊?

俩人没吭声。

为了什么事情啊?

俩人还是没吭声。

诶哟~现在玩默契玩沉默了,早干嘛去了啊?

... ...

叫你们家长来一趟吧!

别啊!苏唯终于开口应声。找家长?让阿荷过来?那我怎么死的我都不知道!

都是我的错。陈晨突然说,主任你处分就处分我一个人吧。

不是!是我打的他!苏唯抢白道,是我先动手的!

可是是我先拔他车子的气门芯的!

他腰上那脚是我踹的!

他脸上那巴掌是我扇的!

他腿上那伤是我踢的!

他胳膊伤的牙印是我咬的!

女孩子看着眼前不停抢白的表达“是自己错了”的俩个人不禁想大笑,但是碍于自己的特殊身份,她还是兢兢业业的板起了面孔。

停停停!女孩子挥挥手,你们俩停!别争了!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

嗯?

是谁压倒谁的啊?

呃... ...

果主任,办公呢啊?王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门进了屋子,她一看见果子两眼放光的盯着苏唯和陈晨就知道这丫准没想什么纯洁的好事。

诶呀,王校长!您来了!快坐快坐~果主任立刻站了起来把座位让了出来,诶呀,没什么的,就是这两个学生打架,我正给他们做思想工作呢~

哦,事件严重么?

不严重不严重的。

哦,那你思想工作结束没呢?

马上结束!那个~你们两个,回去给我每人写份检查,不得少于1000字啊!回头交给你们班主任~听见没啊~好了~可以离开了~

苏唯和陈晨相互看了一眼,不太能相信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他们。

还不走~王太抬起眼皮扫了他俩一眼,俩人立马心领神会,嗖一下就跑的没影了。

看着俩个孩子逃一样的跑出了门,王太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回过身看着站在一旁的果主任意味深长的说,果子啊,叫我说你什么好呢?你看看你,成天的不好好钻研工作,脑子里想的都是些男男之事!

王太...果子声音怯怯的,我...我也没问什么啊...

别以为我没听见!

... ...

下不为例啊!别总问那些低级趣味的问题!你是教导主任!你要以身作则!要自律!呃...不过话说回来...到底他们谁压的谁?

... ...


陈晨直到大学毕业的时候都在感叹,好在自己上初中的时候教导处果主任总是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叫他写这样或那样的检查所以自己到现在不至于落得学术上一事无成。

恩?你说啥?写检查也算学术?

诶,说到这些,我们陈晨就要批评你了~写检查啊那不是写小说写散文,这是一项体力和脑力交织的技术活!你要知道要把一篇检查写的生动精彩还要感人至深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而且动辄就要上千字!写不好还要重写!这容易么?这不容易啊!当然我们陈晨也不是天生就是写检查的料,他也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所谓世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就成了路嘛~于是到了高中的时候陈晨同学写的检查已经达到了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水平了。

不过这第一篇检查,却是自己替苏唯写的。





★一梦十年★之 耽美文推荐

十年,一共是三千六百天,数起来很长;过起来很短。
这十年里,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我喜欢你”,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个晴朗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照亮了我们身下的那张床,我的笑容在满室金黄的光线中变得柔软而灿烂。
直到现在,它仍然是我这十年中最快乐的一天。

------暗夜流光.《十年》

这段话是《十年》开头的那段话,曾经被我写在课桌上,放在这里只是为了应景题目。

还记得刚刚和阿河的初识就是源于彼此身上散发出的浓浓的腐女味道,即使隔着电脑也能感受的清晰。

于是阿河笑着问,怎么,喜欢今世子吧?

点头。

然后就是肆无忌惮的乱侃会心的大笑唏嘘的感叹。

十年,我们有相同的十年。

按照阿河的话来说,我们属于第二代耽美,她是第二代耽美写手,我是第二代耽美蹲坑王...话说当年真的是蹲坑无数,很多现在被传为经典的作品小魔当初都是蹲过来的。每天打开电脑就是不断的刷新几个著名的写手论坛,看谁又更了哪些新章,看谁又发表了新作品。

这几日看见大家都在推荐原创耽美文,小魔也心痒了起来,本来早就想提笔写出心中的最爱,但是由于个人品味的原因很有可能犯了众怒,于是一直迟疑着,没有写下去。

不过近日心情实在欠佳,写不出文来,可心里却总默念着那些曾经带给自己感动的文章,所以还是决定写出来。

P.S.此文仅仅是我一家之言,个人感受,只希望能和看文的你们一起交流。

再P.S.文章按照作者顺序推荐。

1.大智若愚---烟狗的警察情结
第一次看烟狗的文是在中间色,《如厕缘》。

怎么说呢,看烟狗的时候我也算阅文无数了,可偏偏就是喜欢她的调调。

没有坏人的单纯而有复杂的世界。

其实把烟狗写在第一个,我是绝对有私心的,曾经不止一个人和我说,你写文很像烟狗。

我的感觉简直是受宠若惊。

真的非常非常喜欢烟狗,我觉得她的文章都值得一看从《警察故事》到《警察+流氓》烟狗的文风一直是轻快却又稳健的,里面的人物都像是活生生的站在你身边,但是伸手,你却抓不到。

烟狗不是高产的作家,但是她却是个用心写文的好作者,她曾经说要写一篇自己真真正正想写的故事,不受时间不受地点不受出版社不受读者的左右,于是就有了现在已经写了好多年的《警察+流氓》

如果,如果你愿意,我建议你马上去看看《警察+流氓》这文还没完,你还赶得上见证一个经典的诞生。

P.S.烟狗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她对人物的塑造,看过烟狗文的人都会念念不忘她笔下的经典人物---燕飞。

推荐篇目:《警察故事之燕飞》 《警察张同志》 《如厕缘》 《警察+流氓》(未完)

2.聪明不过李小狐

此章节题目无责任套用某位仁兄的评论。

李小狐是个男人,李小狐是个会写文的男人,李小狐是个聪明的会写文的男人。

如果你问我,写文的风格受谁的影响最大,我会告诉你:嫣子危 李小狐 烟狗。

李小狐出现的时间很短,也就是几年,在2003年的时候彻底在耽美圈子消失了。但是他的文章却深深的影响了我。

写耽美文的男人不少,但是写耽美文可以写的即可爱又现实的,不多,比如李小狐。

他是全才,虐文虐的我眼泪吧嗒吧嗒只掉,校园文笑的我满床打滚,这点就要比很多作者强很多,有的作者搞笑文写的实在精彩但是虐文却不那么招人喜欢(后面会举例)但是李小狐却能两者兼备,有的作品甚至可以将两种感情完美的融合。

可惜啊可惜,丫也是个坑王,而且他的坑都是死坑,怕是今生我都没指望看完了。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李小狐是第一个让我知道,文章还可以这样写的作者,我指的是主人公的名字。

李小狐所有文章的主人公都叫 蒋小燃和冯严 ,这样的写法我只记得两个人,他还有后面要讲到的朱夜。

P.S.因为下班 就先写到这里。

推荐篇目:《走到底》《一九九几的他》《花样年华》《少废话,我就是爱你》《小聪明》


3.繁花之地嫣子危

她是耽美界的另类,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能在一片H,SM,雷文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我都是敬佩再敬佩何况她有精致的文笔清冷的笔调暧昧的气息。

嫣子危写文很小资,不是流于形式的小资而是深深藏在文字后的冰冷。仿佛看透一切,但是说起来却又模糊。

我看嫣子危的第一篇文是《新房客》当初在《动漫时代》上有连载,现在想想嫣子危的更多文章我似乎都在杂志上看到的。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她的擦边球玩的厉害,啧啧,那该死的暧昧。

她是唯一个让我不论写作题材都喜欢的作者,是的,她不止写BL,她还写GL,BG,等等等等。

她的文章胜在文笔,胜在立意,胜在洞察一切的双眼。叫我推荐她的一篇或者几篇文章,我还真做不到,我想你应该去看看所有。

不过要说起大爱的话,应该是《新房客》(BL)《他不在现场》(BG?)《不如发生》

还记得我开头写的话么,当时的魔女会把喜欢文章的句子写在课桌上,比如:

如果早知道结果,就不如让它发生。


4.法医的世界--恋恋朱夜

朱夜也是个男人,一个写文很残酷的男人。

他的文依照现在的标准来看,全是雷文。

MB,QJ,乱伦,到最后的死。

到最后永远是死,季泰雅和朱夜,无论怎么样,就像逃不开的轮回,没有所谓的幸福,哪怕一点点,不断重复的故事不断重复的场景,不论泰雅变换何种身份何种职业何种身份,难逃开一死。

可是,就算如此残忍却让人乐此不疲,一边唏嘘一边紧紧跟着看完,然后发呆,落泪。

当初曾经推荐苹果老公去看朱夜那篇《秘密花园》一个星期后问她的感受,她说她爱上泰雅了,我想我曾经也是的。

这是个...神奇的文。

我曾经和很多人推荐过,我说看这文之前做好心里准备,你可能会难受会恶心会暴怒会流泪甚至想自杀,但是没关系,这只是个文,不过你确定你可以,那么请你欣赏一下,一段扭曲的爱情。

推荐:《秘密花园》《法医系列》


5.从高潮到高潮--H之笔 分桃

有次闲聊的时候和阿河说起了自己入耽美的时候读的第一篇文,阿河诧异,她说怪不得你现在口味这么重。

那篇文就是分桃的《高潮》

这是个三部曲。我看的恰恰是中间那一部,等我知道这文一共有三部的时候,已是一年以后了。

但是这不能改变分桃在我心中H之神的地位,即使在以后我看过更多种类齐全的H。

说真的,故事讲的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应该是乱P吧,反正我记得经常在H,几个人不分对象的H,对于当时刚刚接触耽美的我来说,非常非常的震撼。

后来想想,分桃的故事应该是不错的,因为在我所喜欢的一个耽美网站的首页,赫然有分桃的三部曲在经典区推荐。

于是我也很骄傲,庆幸自己是看的这样的文入门,以至于到后面百毒不侵。

而其我也一直很感谢分桃,因为我先是误入青紫王朝找到的分桃,然后从分桃的窝找到了眼影的窝再找到墨音阁中间色等等等,几乎当时出名的作者的窝,我全去驻扎了一遍,也算跟上了当时时代的脚步。

不过等我几乎将当时稍有名气点的作品都看遍后,再回来,分桃却不在了。

推荐:《高潮》三部曲


6.只能活在回忆中的风弄

风弄,很有名。

但是,很失望。

我有时候在想,现在的她,不,应该说很早以前就开始的她,到底还是不是那个写着《与爱无关》《与痛有关》的她。

当商业和耽美融合的时候是不是很多东西必然会改变。

所以我也只能回忆,在几年前的一个下午,阳光明媚,我逃了课,待在家里,只因为不想让人看见我哭肿的双眼。

推荐作品:《与爱无关》《与痛有关》

7.只是当时已惘然--眼影

这个女人,很难评价。

我曾经疯狂喜欢过眼影的文,但是如果你现在拿给我看,我会觉得雷了又雷。

平胸的很。

真的是非常非常平胸,尤其是《男儿国情伤》。

现在发现眼影是最早期拥有男男生子思想的耽美狼女,在大家还在探索耽美到底该怎样写的时候,她已经把男男生子提上了议程。

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她的文很好看。

我们抛去平胸生子这样的问题单纯来看故事和文笔,眼影的文章是十分不错的。

当初我追《男儿国情伤》还真就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看一部哭一部看一部哭一部,但是就是这样还是不停的看。

眼影写搞笑文的功力我实在是不敢恭维,但是她的一些正剧却非常的好看,比如《窗帘》。

篇幅短短的,情节也很简单,不过却写的很温暖很暧昧又一丝伤心。

安皆 我好喜欢你

这句台词,我到现在,都没忘

推荐作品:《男儿国情伤》《窗帘》

8.所谓S所谓M所谓爱 流火的七月

她让当时的耽美界知道文章还可以这样写。

她披着马甲写了一篇真正的主人和奴隶的故事让我第一次不那么痛恨万恶的圈地运动,也第一次知道了所谓S和所谓M。

其实很难想象在十年后的今天我依然可以清晰记得结尾的那段SM。

而且似乎在当时的我看来被搞瞎双眼的小受的是多么的应该,蜡烛啊皮鞭啊那都是小意思,什么马啊拖拉啊人皮啊都不算什么,套用某位俗气男歌手的歌曲来说就是--还不是因为爱。

七月,我觉得她该是被耽美人记住的。

一个时代的开端。

在我们还在和H奋战的时候她已经探索爱与官能的交叉点。

套用某人的话,十年前她让当时的耽美界知道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十年后没有几个写耽美的不这样写。

推荐作品:《伤逝》《棉花种植园》《永远有多远》。

9.成也小楼败也小楼

其实我有犹豫过要不要把小楼写在这里,因为在我看来她和前面写的那些比远远不够资格。

但是我想我要对得起以前的自己,很久以前我曾经疯狂的追过小楼的文。

《针推系少年的悲哀》

那个时候百无聊赖,我记得我上了高三,耽美界坑坑无数,小楼横空出世,开始喜欢她的原因是搞笑的文笔和BH的填坑速度。

文章挺搞笑,属于恶搞类型的,故事也算完整,貌似是小楼的处女作。

于是我一直认为如果她就这样写下去保不齐就是第二个烟狗,可是,我错了。

在针推第一部结束后,小楼又推出了第2部,洗去搞笑的风格开始玩深沉。

说真的,不喜欢。

若是要看这样的文章,在当时的耽美界真是一抓一大把的,总有种满心期待却空欢喜的感觉。

所以那个时候我就发现一个写手是不是全能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什么去吸引读者打动读者。

推荐作品:《针推系少年的悲哀》第一部




——缓板而歌 •Satie's Sound(c)2008

缓板而歌作品 | 01:42:50 | 引用(0) | 留言(4)